海书网 > 游戏体育 > 不想成为欧皇的我欧气爆棚 > 十九、骇兽
    很快,楚锡语的身影出现在通道外。
    她也不傻,知道江眠想逃跑得话肯定要经过这。
    江眠看到了她的人。
    楚锡语‘吟吟笑意’地一步一步朝传送空间内走来。
    江眠说:“我想我们应该好好谈谈。”
    楚锡语不做回答。
    江眠:“等等,你干什么?你就站在外面跟我谈,你现在还不能过来!”
    楚锡语步伐未顿。
    江眠语气紧促道:“我说真的!传送点出问题了,你先等等!一旦进来就出不去!”
    楚锡语加快了脚步。
    江眠竭力大喊:“停下!我没有骗你!你不要过来啊!”
    楚锡语冷冷一笑:“诓谁呢?”,毫不犹豫地跨步。
    江眠眼睁睁见着她穿过了防护屏,站到传送点当中,捂额。
    大小姐一步步朝他逼来,在他面前趾高气昂,环抱双手。仿佛凭她那个子,能蔑视江眠一个头似的。
    “你不是想和我谈吗?我们现在可以好好谈谈了。”
    楚锡语冷笑不止,一想到他即将跪在自己脚下,将头埋在她脚尖前,然后痛哭流涕像自己祈求原谅,左一声‘大小姐’右一声‘姑奶奶’的卑微模样,就莫名地让人兴奋。
    这绝不是她一味意想,因为前两学期的那两个男生,就是这样在她面前求饶的。她只不过把当时的场景复刻了一遍。
    不过即便那样,也不代表自己就会放过他。就像当时对待那俩家伙一样,直接从楼梯口扔了下去。
    江眠沉默了片刻。
    “你是个好人。”
    楚锡语:?
    “但我想我俩是不合适的。你不必为我一路追到这里来。”
    楚锡语:???
    “我只是一个身无分文的穷弟子,又没什么实力,你家那么富裕,你身边有那么多优秀的人,我配不上你!”
    楚锡语心旷神怡:“你知道就好!”
    江眠:“所以,请你回头吧,不要再继续缠着我不放了。也不要再来追求我,这是不会有结果的。”
    楚锡语若有所悟地点点头。
    不对,差点被他带歪了!
    楚锡语:“滚呐!谁是为了追你啊!”
    江眠:“不是我?难道大小姐亲自出马,大老远跑来的还能是为别人?”
    楚锡语:“......”
    “想不到我在楚大小姐心里如此重要,真是幸甚至哉!”江眠不由感慨!
    楚锡语不怒反笑:“好,好,你又占我一次便宜!”
    “说你脑子不清醒吧,忽悠起人倒是一套一套的;说你有头脑吧,这种时候居然还敢为了一时快活话来挑衅我,你怕不是活傻了?”
    说完,楚锡语一个手刀就朝他击来,“我、看、你、还能嘚瑟到什么时候!”
    凭江眠不到五级的脆身板,不可能扛住二十五级强者的哪怕随意一击,这一下,更是楚锡语屯足了气的,势必要让江眠付出代价!
    这回,就算他有天大的运气,也不可能再一次脱险!
    不管怎么说,看到他这张风轻云淡的帅脸就来气,先消消他的气焰!
    咔!
    江眠胸口上传来重撞的声音。
    然而,江眠却好似没什么事,也没有退步。
    反倒是楚锡语,因为手骨上传来的疼感而下意识地一颤。
    “这怎么可能!”
    楚锡语有些不可置信地抬头看去。
    江眠无奈地摊摊手。
    “大小姐,别用这么奇怪的眼光看着我。实际上不是我变强了,而是你,变弱了。”
    “你说什么!”
    楚锡语恼羞成怒,一拳又一拳往江眠身上打去。
    但其结果只是,江眠根本不为所动,而楚锡语自己却累得有些气虚。
    事实上,能干废全校大部分男生的楚锡语拳头也不轻,但是她没有发力,用的是技能招式。
    江眠有些吃疼,但也没有躲,让她发泄下也好,面对着这种情况,不能任由她再气急攻心胡作非为了。
    为了让她消气,江眠还要夸她可爱。
    “你这一招的名字,莫非就叫‘小拳拳捶你胸口’?”
    “你!”
    楚锡语为之气结。
    她飞快地退开一步,警觉瞧着江眠:“说!你到底吃什么怪药了?”
    “我什么药都没吃,大小姐!你最好先了解下周边的情况。”
    楚锡语这才来得及惶顾四周。
    不知何时,提炎早就变回了原本模样,正躲在楚锡语背后衣服上,一个劲地揪着她的衣领,瑟瑟发抖地想要做出提醒。
    但楚锡语太过于复仇心切,一心一意都放在江眠身上。压根儿就没回头看。
    楚锡语沉冷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
    江眠说:“跟我来。”
    楚锡语在江眠带领下朝走廊深处走去,不久后,也看到了江眠先前所见的那一幕。
    江眠能感到身边的少女呼吸骤然加快。
    “楚同学,你知道我见识得不太多,碰到这种情况我比你更疑惑,能替我解释下道理吗?”江眠尝试着问。
    楚锡语闷气地看着他,有些不甘不愿,但还是深呼一口气,竭力使自己平静下来,默默说出两字:
    “读档!”
    她狠瞪了江眠一眼:“暂时不跟你计较,但别以为这事就完了,到了外面再算账!”
    江眠默默点下头。
    楚锡语平时是懒得对那些普通同学的发话回答的,跟何况有那么多狗仔队成天屁颠颠围在她身边,她压根儿理都不理。
    但是对于这个同学,恰是三番五次辱她的家伙,反倒是在他面前说教,来证明自己的学识渊博,而不是个只会胡搅蛮缠的大小姐,令她别有一番兴趣。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在乎在江眠面前的形象。
    也许正是他和那些只会恭维的同学不一样,才会让她反而觉得:有点意思。
    “我们的实力在校园和训练关卡不一致,并不是因为在这里得到加强,而是在校园里受到封印,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人类所构建的每块领域,都是由数据模板翻译而来,可以在上面加上一定的限制条件,比方这块模板,它会记录每个人的原始数据,然后在玩家失事后重新转录出来,因而不会真正死亡。”
    “想要突破限制,除非,通过在自己身上引进一些病毒源一样的东西,那些人称为‘骇客使徒’,或者是一些被骇兽身上病毒直接感染的人,称为破坏区域的漏洞。”
    江眠悟了:“所以眼下出现这种情况,是因为有感染者混进来了?”
    楚锡语铿锵道:“不!”
    江眠:......
    楚锡语话语一转,“那些只是为了做衍生说明,不过,这跟眼下状况并没关。”
    江眠:......
    “破坏区域还有更直接的方法,就是从制造源头的数据模板上破坏。”
    “这里显示出现严重‘虚光化’,我想不是内部导致的,而是外部。”
    “而至于那些能够做到从根源上破坏数据代码的,除去制造出这方空间的国家管理部门......”
    楚锡语瞳孔里微微敛光。
    “那便只有......”
    “真正的,骇兽!”
    “真正的......骇兽?”
    江眠紧锁眉头,若有所悟地又喃喃重复一遍。
    楚锡语冷哼一声。
    “知道骇兽为什么被称作骇兽吗?”
    “因为它们叫‘骇兽’?”
    “是......啊不对!哪有这样回答的?骇兽——顾名思义,即骇客之兽,如病毒般蛀食着这个世界。”
    “你看到的那些,那只是关卡内的骇兽,被人类囚禁起来,作为训练标靶。”
    “而真正的骇兽,追求的是‘无序性’和‘熵增’,是破坏人类建设区域及自然网络生态的罪魁祸首。”
    “他们能潜入网络,进入世界的各个区,将数据代码感染成自己的成分,借以繁殖!”
    “生存条件的相反性,这,才是它们与人类世代为敌的根本原因!”
    江眠总算知道了这个世界上的怪物是个怎么样的存在。
    换句话说,就是‘病毒’。
    但是‘病毒’,在合适的网络条件土壤下,也会变得异常强大。
    想要在网络里解决它们,可不是一件易事。
    “那么也就是说,有骇兽进来了?破坏了传送区域?”江眠问道。
    “对,想必就在那里。”楚锡语坚定地盯着走廊前方一指。“骇兽最大的可能,也就是从传送点进入,因为数据通过那里和外界交流,数据活化,是最好入侵的地方。而且被破坏的地方就在附近,更加能验证。”
    “值得注意的是,为了防止关卡内的同学争执上头、过度火拼,管理局还有一套‘急停代码’,在这套代码转录下空间会产生和居住区一样的限制条件,不得再启用高位武器和体质天赋。”
    “而现在的骇兽,显然是入侵并掌握了这套代码,至少用它覆盖住传送点长廊,我们才会在这个区域失去战斗能力。”
    江眠的神色不由地更凝紧了一重。
    “那么,消失在这里的那些同学?”他问。
    楚锡语向后瞥了一眼。
    “那些同学,他们暂时还没完全死,找回飘散在空间中的代码就会有救。”
    “不过,你自身难保,还是先管好自己吧!”
    “一旦这片区域完全被骇兽掌控、吞噬,那么,所有人都完蛋了,将会被他感染,成为养分病毒。”
    话已至此,尽管楚锡语在尝试竭力放稳语调,但有一天已经显而易见——他们遭遇大麻烦了!
    前方的灰霾地带在不断朝着这边蔓延过来,越扩越大。
    “有办法解决掉问题吗?”江眠问。
    “遇到这种情况管理局肯定不会坐视不管,不过都由外界人来做的话,就只能听天由命了。至于我们,唯一的办法是尝试穿过这片乱码区!”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