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书网 > 游戏体育 > 不想成为欧皇的我欧气爆棚 > 二十、乱流
    阿耶法大学,训练类关卡传送管理部,校部。
    “人到中年养养生,保温杯里泡枸杞!”
    摇晃椅上,躺坐着一位面向敦厚的中年男子,带着一幅眼镜,正把手里的茶杯缓慢凑近嘴边。
    门突然被‘哐’地一声撞开,里面闯来一个同学,急急忙忙。
    “王,王主任,不好啦!”
    中年男子慢悠悠地转过眼神,面色和笑:“年轻人办事就是性子冲。来,不急,坐椅子上,有什么话慢慢说。”
    “可,可传送点出事了!有一处被骇兽袭击,现在失去联系,我们好像还有同学在里面!新闻部老师要我带话给您!”
    “什么!”王主任一下子就起来了。
    “这样的事你怎么不早说!”
    “可你到底是要我快说慢说啊!”
    “......”
    王主任急急忙打开虚拟屏,在上面打开记录。
    “录入身份一:江眠,准一年级生,最近等级记录3级,传送地点海音楼七楼,传送时间十七小时前。”
    “录入身份二:楚锡语,准二年级生,最近等级记录25级,传送地点海音楼七楼,传送时间十七小时前。”
    当看到第一个名字时,尚能接受,当看到第二个名字时,王主任一下子面色惨白,冷汗兢兢。
    “这不是,这不是那个楚校懂的千金大小姐吗?完了呀!”
    “新生入学前提前练习很正常,可她一个二年级生,都已经25级了,跑去凑什么热闹?况且那样的关卡收益也对她没有任何帮助啊!”
    王主任连连擦汗。
    “只希望,那边的人还不知道,能稍微慢一点......”
    话音未落,旁边座机电话‘叮’一下响起来,吓得他差点原地摸高。
    “喂,校管理部吗?我是楚正源先生的私人秘书。楚先生现在正在砸车泄愤,暂时不方便通话。所以特地派我来问一问,我们那额外委托给贵校看管的鄙公司懂事千金,近来状况可好?
    王主任虚汗狂流:“您们那大圣转世的楚大小姐,恨不得到处显神通,我们哪里能看管得了啊......不是,您这电话都特地打到管理部来了......啊,我懂我懂,不好意思,实在不好意思,那种事情真的是我们万万没有想到的......”
    “无论事发的理由出于何,楚先生只希望,你们能切实保证大小姐的安然无恙。能明白吗?”
    “明白,明白......”王主任直擦额头上的汗滴,连声应诺。
    “并且作为校董会一员的楚正源先生,对于校方没有做好数据监测工作、误将有骇变风险的区域纳入学生练习关卡范畴一事表示殷切关心,并表示,如果管理系主任如果脑子不好,人到中年智商有所下降,他已经准备好合适的人选可以随时免费捐赠给校方替换。”
    电话挂断,王主任发了愁。
    “新闻部那边怎么讲?”
    “各大学校已有代表参加会议,传送管理部已经派出人手,在代码流动总集区寻找被骇兽侵入的传送点通道,但现在仍然没有头绪,只是不知道是否能敢在骇兽完全侵吞前......”
    长廊里。
    崩坏的数据块碎片不时砸来,一阵阵地生痛。
    “HP-300,肘关节受损8%。”
    “HP-500,肩关节受损10%。”
    “HP-400,肾功能受损5%。”
    血槽上的横条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下降。
    “玩家剩余血量值,43%。”
    “玩家剩余血量值,92%。”
    耳边提示音响起的同时,江眠和楚锡语互望了一眼。
    江眠有些怜惜地摇摇头。
    “为什么你血量降低得比我还少?”楚锡语质问。
    “为什么你一定要觉得我血量降低要比你快呢?”江眠。
    楚锡语看了看长廊的左右半边,衬起手来。
    “这不公平!分明是两边障碍分布不均!你,和我换个边!没有异议吧?”
    她指向江眠。
    江眠无奈点点头,照她话答应了。
    他不想在这种情况下惹到这女孩,她要任性起来可就麻烦大了。
    况且他生命值还有余量,照顾下这个今后舍友未尝不可。
    于是两人交换了位置。
    刚换完不久,一道漂浮的数据块朝着江眠撞来。
    楚锡语得意一哼,她就知道。
    但就在数据块即将掠过江眠的身体时,那一刻,仿佛一股神秘的力量指引着它,数据块猛地调转方向。
    旁边的楚锡语传来一声惨叫。
    生命值-3%
    “唔唔唔唔唔。”
    楚锡语委屈地抬起头来。
    她惊到了。
    在江眠前边,两旁的崩坏数据模块缓缓涣散开,漂浮向其它区域。
    仿佛,正中间有一道金光冲云拔霄,浩瀚力量萦绕身周,鬼魅勿近!
    “好强。。。”楚锡语不自觉地呢喃出口。
    “这是?”
    欧气!
    多么撼人心魄的欧气!
    在这种‘气’的加持下,乃至万物规则都要为之变更,哪怕只有千分之一的、看似不符合常规定理的事,都赖以成真。
    “这不可能!”楚锡语脱口而出。
    两者相较之下,居然这穷小子的欧气比她还要盛!而且差距如此恐怖!
    楚锡语几乎不敢相信。
    要知道,她的欧气即便放眼整个学校也是佼佼显赫的。
    她从没经历过这么大的反差!
    况且,是这么一个人......
    她的心里未免感到恐慌。
    这就好像两个人走在街头上。
    从来只有她昂首挺胸,引来路人顾盼流连,而旁边人自卑的份。
    没想到这一回,却轮到她吃瘪。
    楚锡语闷闷不乐,一股说不出的滋味。
    江眠摊摊手,表示无奈。
    被数据块砸得很疼!楚锡语有一种想法,就是跟在江眠的身后。
    但这种事情,她绝不承认!
    绝不承认绝不承认!
    楚锡语咬牙愤愤地想。
    崩坏的数据每隔一段时间就会爆发式喷涌一次,这个时候江眠两人就只能蹲下身子,减少被攻击的覆盖面。
    但即便这样,楚锡语的血量还是飞速下降,很快就要濒临斩杀线。
    这时江眠突然开口说:
    “也许,我们可以尝试减少和这些数据模块接触的面积。”
    楚锡语问:“那是什么意思?”
    “我们两个人一共有四个面,但如果在乱流冲击时减少为两个面,总体受到的伤害也会减小一半。”
    “两个面的话,只有......”
    楚锡语猛然一下子意识到什么,俏脸微红。
    “不不不不可能的!你想占我便宜!”
    她一下子拉开距离。
    江眠无奈地说:“大小姐,我只是提个建议而已。你何必反应这么大?愿不愿意还取决于你。况且,你说的占便宜是什么?”
    如果想要一同合作就要两个人面对面地抱着,把背部用于抵挡。
    楚锡语羞恼道:“这你还不算赚我便宜?”
    江眠思衬一会儿。
    “怎么能算呢?两边攻击涌来的概率相同,况且我体型更大,吃亏的应该是我才对!”
    说到这里,他若有所悟:“这么说来,莫不是你赚我的便宜?”
    “去你的!”楚锡语怒喊。
    又一次的数据流涌来,两人再度受到冲击,楚锡语剩余血量值只剩三分之一。
    她狠狠一咬牙,就算被这家伙占点便宜,总比陷落在这里好。外面人能不能救出来还是个未知数,无论如何保证性命安全才是当前最重要的。
    “本大小姐应允了,就由你来当我的挡箭牌!”
    那些账,她迟早要这货在外面全还回来!
    在下一次乱流冲击时,江眠和楚锡语面对面贴近。
    第一次和同年纪的男生拉这么点,楚锡语不由双颊升温。
    江眠穿越过来后也是,不过他的关注点好像不同于常人。
    江眠:“你的心跳怎么那么快?”
    楚锡语咬牙:“别说了!”
    江眠:“莫非,你在害怕?”
    楚锡语沉默了一会儿。
    “对,我天生胆子就小。”
    这次的乱流大多是从正面冲撞来的,借着江眠的遮挡,楚锡语总算安逸了些。
    虽然总感觉自己有什么地方吃亏了。
    但是这样,好像也不错?
    她渐渐地,仿佛都有点感动了。
    然而这时,江眠又一个华丽的转身,让楚锡语来到了正面。
    楚锡语:???
    “好了,我尽责了,轮到你了。”
    嘶——痛啊!
    楚锡语心里在狂呼乱啸,果然!她就不该相信这个钢铁直板的,她这是脚踢到石头上去了啊!
    好不容易攒起来的一丝宽恕之心顿时荡然无存。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