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云如神秘的轻纱,缓缓地遮过天空地月轮,又缓缓地挪开,照落一地的月光。
    月光,惨白。
    林间小道渐暗又渐亮,亮成了一条惨白色的小道。
    玉蝴蝶睁大眼,倒在荒林地面上,身体下意识地抽搐着。
    她的俏脸和湿漉漉的泥土贴合在一起,泥土里还有枯草落叶的味道。
    如今,她也“枯萎”了。
    她的一双长腿被残忍的扯断。
    她的拂尘断了两截,
    一截炸裂成了木碎,点在黑土里,还有一截如破抹布般散趴在地上。
    在失去温度的血液,枯味腐味的泥土,未干的泪水,残肢和断臂,倒地的道士们,篝火的余烬,撕碎的符纸,泼洒的朱砂......
    于月光下,逐渐呈现,都被镀上一层惨白。
    道士们都死了,可即便死了,却依然圆睁着眼,
    他们的脸上布满了悲伤,双颊残留着泪水,似乎死亡的恐惧都无法让他们从这悲伤里挣脱出来。
    轻微的脚步声响起,
    一道素衣缟服的惨败身影走过。
    那素白丧服的大袖下,正垂着两条哭丧棒样的手臂。
    简而言之,就是有不少的尖刺从手臂里冒了出来,那些尖刺带着一种森然的白色,其上还隐约带着血。
    玉蝴蝶眸光逐渐黯淡。
    身死道消,无可奈何。
    只是,这位道姑却无法相信自己会死在这里。
    这里并不是妖怪作孽的重灾区啊,这里距离钱塘妖域还远。
    她还只是和师兄弟去与庄鱼师姐见面,怎么会这么突然地就被灭在半路呢?
    她全身剧痛,意识已恍惚,只是随着最后的本能,看着那素白丧服的诡异女子。
    如果她真的是女子的话...
    那丧服女子正在每一个道士犹然温热的尸体旁暂停,低头吸取着他们的精气。
    而很快,就要轮到自己了。
    这女子没有半点妖气,可竟然能够通过哭声感染所有人。
    在她的哭声里,如果不及早离开,身体很快就会失去控制,心情变得悲伤无比,只想和她一起哭。
    而人数达到一定程度时,这哭泣的女子就会一边哭一边起身,随手杀死正在恸哭的人,然后慢慢地享受精元。
    现在,玉蝴蝶知道了。
    这女子是妖。
    她之所以没有妖气,很可能是有伥鬼为她做了画皮。
    道书里曾经说过画伥这种传说中的存在,心灵手巧,死于大妖,故而成伥,助妖为虐,擅长剥他人之皮而制画皮,以供妖鬼使用。
    画伥都出来了...
    而且这披着素白丧服女子画皮的妖还是大妖。
    小妖里,大多数只能幻化人形,欺骗别人,但是若被识破或者叫破,甚至还打不过人类里成年大汉。
    厉害一点的,身体能够产生变化,神魂能够托梦于人。
    再厉害一点的,可以凭借某个媒介下诅咒,或是给与祝福,这就是许多妖精杀人或是报恩的来源。
    而大妖,和小妖完全不同。
    大妖或是能够依据环境,在一方几乎称王称霸,而真人也无法管到;或是自身的某个力量特征变得极强,凶悍之极,诡谲莫测;或是能够不用媒介,只是靠着自身就发动恐怖的诅咒或是祝福。
    这种披着画皮还能通过哭泣无差别感染所有人的存在,定是大妖了。
    在那画皮下,裹着的定是一个恐怖的存在了。
    只是这里怎么会有大妖?
    完了。
    周边的城市,周围的百姓怕是要遭殃了。
    玉蝴蝶意识逐渐模糊,痛觉也在模糊。
    而逐渐黯淡的眸子里忽地回光返照般地亮了起来。
    就连正在吸食人类精气地大妖也暂停了动作。
    一团焚烧着紫焰的流星,撕扯出数百丈的距离,从天而落,轰于大地。
    地面颤了颤。
    那坠落的流星居然站了起来,化作一个高达四米有余的强壮怪物,浓郁的紫焰披覆于身,而一圈圈紫焰以他落地之点为圆心往周边扩散开,
    宛如地上的魔阳,对应着此时天穹的皓月清辉。
    道姑双瞳瞪大,几乎忘记了自己快死的事实。
    这一幕极其震撼。
    这是...什么存在?
    “域...是域层次的怪物...是行走在人间的魔?”
    “魔...降世了?怎么可能!”
    她双目死死瞪大,透着恐惧。
    有大妖,还有这种恐怖的魔。
    居然悄无声息地入侵到了这里么?
    人间,要污秽了。
    玉蝴蝶美瞳圆睁,忽地她失去了最后一份力量,
    世界一片黑暗。
    她,死了。
    夏极去到湖边看完自己的模样,又感到远处的异常就赶来查看,结果却看到了这一幕。
    他目光扫过周围。
    周围地上,一眼看去,横七竖八躺着地都是道士残躯。
    同为道士,他如果能够早一步来此...说不定这些人就不会死了。
    白天的时候还说着话,一到晚上竟是生死离别么?
    夏极把眸子幽幽地转向了那素白丧衣的大妖。
    大妖也好奇地看向他,目光里忽地露出崇敬之色。
    夏极看到这妖怪靠近,下意识地默念金光咒。
    二师姐手把手培育出来的口技可不是闹着玩的,一瞬间,夏极那紫焰的躯体表层覆盖了一层薄薄的金光,充满了一股道意。
    只不过...这金光才碰到那紫焰,就劈里啪啦地炸了起来,如是水火不能兼容。
    素白丧衣的大妖愣了愣,震惊了。
    它自然认识金光咒。
    小道士们都喜欢用这个。
    但它平生第一次看到这种层次的炎魔用金光咒。
    夏极也发现了。
    其实,他刚刚在湖面前,看着湖水里那四米有余的紫焰巨影时,就明白了。
    他好歹是道士,这点儿数还是有的。
    他这个肯定不是三昧真火了,而是走上了香火金身的道路。
    是的。
    否则为什么躯体会变这么大?这就是与道家有关联的一些记载里所说的“金身”啊。
    据说修炼到高层,可以法天象地。
    他长舒了一口气,毕竟修炼的是黄庭经和独尊功,看来还是在正轨上的。
    至于为何金光咒和金身不能兼容,这个问题还需要回到武当山后再翻阅一些资料。
    他对这个世界,认识的实在太少了。
    此时...
    他与那白衣大妖静静对视。
    白衣大妖忽地微微弯曲膝盖,可能是一副要出手的样子。
    然而,夏极出手更快。
    他体内大日真元狂暴运转,如炮弹上膛,在迥异于人类的强大经脉之中疯狂轰出,暴涨的紫焰从体表毛孔里窜腾而出。
    而不知何时,木剑寒渊已被他夹在了右手食指和中指之间。
    “云之君兮纷纷而来下。”
    他心中默默道。
    斩妖除魔!
    就在今朝!
    杀!
    嘭!
    地面颤摇。
    那一方空间好似被某个巨大的魔力推碾。
    剑相生蟒,蟒卷狂风,风卷紫焰。
    四米多高的小道士出剑了。
    这一剑,宛如魔龙降世,从他双指之间生出!
    往前斩出!
    这近乎是夏极的全力了。
    白衣大妖是强。
    但再强也强不过夏极的全力一击。
    一切抵抗和反抗,都如此的卑微和不值一提。
    狂暴复杂的能量碾过。
    大妖被魔龙穿过时,它已经没了气息。
    剑相的第二段力量和紫焰爆发,大妖灰飞烟灭。
    夏极默默变回了原来的模样,找了一把断剑挖出了一个个深坑,然后把道士道姑们分别埋葬,又立上灵牌。
    灵牌上大多只写了“天道宫弟子”五个字。
    只有玉蝴蝶的灵牌上多写了三个字。
    这是他唯一能做的事了。
    事后,自有人会发现此处,然后告知天道宫。
    “生命脆弱,世事无常...不如归去,不如归去啊。”
    少年披上白袍,于寒夜里轻叹一声,转身在月光垂落的荒林里,渐行渐远,渐远而无踪。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