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书网 > 武侠仙侠 > 成仙从打嘴炮开始 > 第十六章:我好像被人白嫖了?
    “那要看你能不能让我满意了。”华文微笑着:“贾三让我满意了,所以他的妻儿还活着,我不是什么好人,但至少说话算数。”
    又是一阵沉默。
    “哎…罢了…”三条腿叹息一声,终于开口:“你知道‘拜日神教’吗?”
    华文没有搭话,只是玩味的看着三条腿。
    “我是‘拜日神教’的外围成员,据我猜测,‘擎灵门’的掌教与数位长老也加入了‘拜日神教’,我的丹方就是他们给的…”
    三条腿零零碎碎说出了一个关于邪教的俗套剧情。
    无非就是怀疑谁是邪教成员,他所知道的联络方式和推测出来的那些邪教据点。
    这些信息或许可以从监天司换来一些奖励,但对于华文来说并没有太大的实质意义。
    三条腿此前不敢将这些说出的原因仅是因为自己有一个义子,怕‘拜日神教’找上门去将那义子全家灭杀。
    至于那义子,更是俗套剧情,类似华文前世李莫愁的故事。
    无非是李莫愁变成了三条腿。
    而三条腿又因此入了魔道。
    这故事太俗,俗的华文都懒得听。
    “所有一切已尽数告知,我死后,还望你能设法保我那义子一命。”三条腿恳求道。
    “黄泉路不会孤单,你那义子很快就会下去陪你。”
    三条腿愣了一下,随即狂怒:“你想干什么?!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了!你想干什么?!”
    肉体上的折磨已经没意义。
    杀人诛心,或许唯有心理折磨才能替那些枉死冤魂出一口气。
    至于他那义子,若是守法良民,自是不用怕。
    但这种视人命如草芥的邪魔修士想养出一个正经孩子,可能性几乎为零。
    一切都交给监天司吧。
    华文已经不想再留,裹起斗篷遮蔽身形就向外走去。
    “你说了给我一个痛快的!你答应了的!”
    “抱歉,你的故事太俗,我不满意。”推开门,踏阶离去。
    死,太便宜了!在这慢慢享受吧!
    绝望的咒骂声从刑房不停传出,渐渐变成了放声哀嚎。
    无数刑罚加身也不曾掉过一滴泪,此时却彻底失去了一切。
    两日后,贾三被押赴刑场,足足凌迟三日才咽气。
    成千上万的老百姓也足足围观了三日。
    华文心知这案子牵扯太重,这么着急处死贾三,想来是有人不想贾三再说出更多。
    但这一切跟他已经没有关系。
    此时,他已经和黄哥带着王皮鞋三人坐上了返回县城的马车。
    在贾三身死的同时,天地间一股微不可查的规则之力悄然钻入‘录天图’。
    这规则之力,华文并未注意到。
    …………
    “鸿运平安,诸君吉祥。”
    终于回到了阔别大半年的县城。
    眼中是熟悉的街道,耳边是熟悉的吆喝声,此前积累在心里压抑的情绪也渐渐释放。
    从怀里拿出三张一万两银票,分给王皮鞋三人,让他们先去安顿家里。
    然后,约了晚上在教坊司汇合。
    当然,只是听听曲儿。
    华文现在的身份不适合再去监天司,所以吴深晚上也会来。
    日渐西垂,华灯又起。
    “小哥哥,来玩呀!”
    姑娘挥舞着绣花手绢。
    “小姐姐,我明儿就来,今儿哥哥有事儿!”
    李铁棒猥琐的回应一声,嬉皮笑脸。
    兜里有钱了,气势都不一样。
    放以前,最多逛逛暗门子。
    现在都敢张嘴调戏这些青楼里的姑娘了。
    仨人摸着怀里的银锭子,结伴往教坊司走去。
    华文左右无事,已经先到一步,此时正坐在二楼的雅间里等着众人。
    不多时,敲门声响起。
    “大哥,我们来了。”
    “进来就行了,敲个毛啊,老子还没点菜呢!”
    肥硕丰满的老鸨引着王皮鞋三人推门而入。
    只是王皮鞋的手好像有点不对劲。
    这家伙口味有点刁钻啊!
    众人坐定,老鸨子张开艳红的嘴唇:“各位大爷,可有相熟的姑娘?”
    这是一句是下九流‘娼’的行话,你若是回答有,老鸨子会问你要不要叫过来。
    你若说不要,为了避免尴尬,你那相熟的姑娘今天绝对不会跟你打照面,这是行里的规矩。
    你若说叫姑娘过来,那这是姑娘的本事,事后老鸨子跟姑娘分钱的时候,姑娘能多拿一些。
    也是因为这原因,那些青楼里才子佳人的故事才能上演,要不然姑娘哪里负担的起。
    你若说没或第一次来,那老鸨子在同等价位里会尽量给你安排一些稍好的,毕竟还指着你二次光顾。
    华文微微一笑,这地方,太舒服了。
    “鹰爪孙丁,不豆儿,摆丢了招子。”华文伸出左手,握拳将大拇指露出半截横放在肚脐眼上。
    这话的意思很简单,‘鹰爪孙’代表官府,‘丁’代表人,‘豆儿’代表姑娘,‘摆丢’是说刮风,‘招子’代表眼睛。
    合起来的意思就是今天我要见的是官府中人,不要派姑娘来,暗处若有眼睛,也赶紧撤掉。
    教坊司是什么地方,官家的场子,怎么可能在暗处没点东西,这老鸨子谁也不知道是个啥身份。
    老鸨子看了一眼华文的手,点点头,再不多言,转身离去。
    王皮鞋仨人傻了,大哥黑话说的这么溜吗?
    这些黑话切口在这种社会结构里也是不传之秘,混不到一定高度,根本没人教你。
    他们仨人是一点都不会。
    不多时,吴深到了。
    一进门,还未坐定,看着华文就‘哼’了一声。
    “大人勿怪,年轻人难免气盛,我已知道错了。”说着,华文上前给吴深倒了一杯酒。
    吴深是很欣赏华文的,之前那任务是芝阳城下辖十余个县共享的任务。
    能被他手下的‘暗杠’破获,大大的给他长了脸。
    借着这事,京里与监天司对立的政敌都被扳倒了一大批,他吴深的名字此刻已经被那些真正的大人物记住。
    但华文给他带来的麻烦也不小,或者说是坏了规矩。
    贾三在狱中连一天都没撑住,就把华文所有的事招了个明明白白。
    直至芝阳城监天司内部核对卷宗,才发现居然是华文假传情报,诓骗自己人放了犯人家眷。
    按以往的规矩,这种事必然是杀无赦,那放掉的犯人家眷也难逃暗杀。
    不听话的‘暗杠’监天司不会姑息。
    但念在华文此次功绩够大,另有吴深作保,最终才决定放华文一马。
    既然已经决定不再追究华文,那么以后就肯定还要再用,若是执意杀了华文要保的人,反而不美。
    在他们眼里,那人妻肯定和华文有点故事。
    最终在吴深的建议下,贾夫人娘俩也算捡了一条命。
    至于后面华文见三条腿的事,倒没什么麻烦。
    对方在收到那一套极品法器后,连绊子都没有打就同意了。
    甚至还给吴深回了礼。
    一切都在华文的预料中,但贾夫人母子居然是以这样的误会活了命,却是出乎意料。
    华文觉得自己好像被白嫖了…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