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书网 > 玄幻奇幻 > 天葬长生 > 第九十六章 仿器中的圣器
    短短两刻钟,魔州修士就惨死一百多修士,而右北荒不过损失十几人而以,可见十绝杀阵的恐怖。
    “统领不能这样下去了,兄弟们会死光的。”
    身处包围中少了一个左手的大罗天魔焦急道。
    成是非回过神来环看倒了一地永远醒不过来的手下,满脸愤恨,大怒一声道:“突围,活着回去兄弟们。”
    “刷~”
    一道光芒从成是非灵台飞去,击向天空
    “轰隆~~”
    加固的天地在一副百丈铜色棺材撞击下
    “咔擦…”之声破裂开来。
    空间的剧烈抖动使遁入空间夹层的布阵者都受到了冲击。
    一个个王者霎时从空间夹层逃遁而出,出来之人嘴角都有一些血迹。受伤有轻有重,越靠近铜棺攻击的地方受伤越重,有好几个在棺材冲击的地方直接化成飞灰消失在天地间,连渣也没留下。
    活下来众多大罗天魔看着虚空破开一个大洞,惊喜不以,一秒都没停留化做一道道长虹向大洞逃遁。
    要不是被这该死的空间封锁大家早逃了。那个魔修不是桀骜不逊、杀人不眨眼、铁石心肠、惜命如金的主,大家之所以卖命来到此处全是为了得到突破无上天魔的感悟心得,可现在命都快丢在这了,哪还有什么心要那圣人感悟,逃命要紧。
    丁一笑看到铜棺那一刻,失态失声道,“仿器震世铜棺”。
    宁浩震惊不以,这副棺材一击就击穿了天地,十绝杀阵一绝寂寞空间刹那被打出一个大洞。这何等伟力,难道这就是圣器的威力吗?那帝器此不是更可怕?
    “丁老,这就是圣器的威力吗?”宁浩抬头望着天上的铜棺问道,“不过为何加一个“仿”子,有何来意?”
    “没想,真是没想到…血魔魔君竞然让他的弟子带着仿器震世铜棺来偷袭,真是大手比,大魄力。难道他不怕铜棺有去无回吗?”丁一笑对着空气说完看向步惊云道,“仿的意思自然是模仿之意,而模仿的器就是魔帝的帝器“震世铜棺”。
    宁浩顿时呆了,又是魔帝。他听到最多就是魔帝的事,现在又在次听到,魔帝啊魔帝你到底还有多少让人为之着魔的东西?
    “成是菲竟然带着仿器震世铜棺来。”李洪烈眉头一皱暗叹不以来到一老一少面前,对着眉清目秀、面孔刚毅、身材魁梧的少年鞠躬道:“楚堂主敌人以突围而出,如何是好?”
    年轻人听了李洪烈的话,冷笑一声,“瓮中之鳖也想逃出我手掌心,吃人说梦。”
    这时年轻人一旁的老者开口道:“需要我出手吗?”语气中带着温和的语气,完全没有一点做为强者应有的傲慢。
    只见年轻人淡淡说道:“离叔,不用。跳梁小丑还不用你出马。”
    一旁的李洪烈被对方破体而出的气势震惊不以,手脚不自然微微抖动起来,这是圣人的气息。内心暗暗吃惊道:“没想到城主如此看重他,要圣人做他的护道者。”
    李洪烈发愣时年轻人以做出行动,一物从他灵台仙府飞去,刹那洞穿虚空出现在破开的大洞上方落下。
    宁浩惊奇的看着突然出现在大洞上方的大石碑,大到足足把天空中洞开的大洞掩盖住,石碑没有停下向着大洞中间的惊世铜棺镇压而下。
    此时逃到大洞口的十几位大罗天魔在两件圣器一撞瞬间连一声惨叫都没发出来化成飞灰消散天地间。
    顿时大部分还没逃到洞口的大罗天魔都停了下来,定定看着两件圣器对撞,人人脸色煞白,在过去不是逃命而是送死,没有人能在圣器对撞产生的能量暴动中逃出,前面十几人就是过去的下场。
    丁一笑看向石碑的眼睛都要瞪出来了,身体兴奋不受控制的颤抖起来,不敢相信说道,“无双城仿器“永镇天碑”。
    宁浩听到丁一笑这一说,在一次撩动刚刚平复的内心,吃惊不以道:”什么?又是一件帝器仿品,难道圣器成大白菜了现在又出现一件?”
    “什么?那人是…”丁一笑在宁话刚落大喊一声说了出来。
    宁浩被丁一笑这一喊吓了一跳。丁老这是发现了什么不可思意的人吗?
    宁浩只好顺着丁一笑看的方向瞄去,当他看到这人之时,心扑通狂狂跳,神色慌乱,最终三个字从口中蹦来道,“楚天行。”
    宁浩一个颤抖回过神来,不经自问,“他为何在此?这还不是关健之处,关键是圣器为何在他手中?难道他接任了城主之位。”宁浩一个摇头否认这个想法,“不可能啊,不可能有那么快啊?如果不是,李洪烈为何都乖乖站在他身面,这又代表什么?”
    无数个疑问在他脑海中回荡思考却无一结果。一想到当时的自己在擂台上把这家伙打得鼻清脸肿,宁浩心不经一跳,身体冷汗直冒。
    要是这小子发现自己想报复回来,他惨定了。
    丁一笑回头见步惊云脸色不正常,问了一句道:“怎么了,有什么?让你脸色那么难看。”
    宁浩此时那有什么心情回答丁一笑的话,敷衍道:“没什么,神力还没恢复过来有点吃力。”
    两件圣器在天空上方不停碰撞,四周空间完全破碎打出一个大大的黑洞,连空间的修复速度都无法跟上两者破坏的速度。
    不得以逼得所有大罗天魔全都后退回来。
    成是非被血灵反噬身受重伤之身使用神力又不停输出到现在终于无法压制体内的伤势,血不停从口中涌出。
    圣器是强大的,可要的神力也不是一般人能满足得了的,在加上人在右北荒无法从天地间得到天地原气的补充,根本耗不下去。
    绝望的神色充满成是非的面孔,胜败以是早晚之事。
    地底下冒出无数地脉龙气向着头发尖挺的楚天行飞去没入他体内。楚天行带着离叔一步步走向成是非和一众大罗天魔处。
    当楚天行走到离成是非还有十米远之时停了下来,平静说道:“投降吧成是非,只要你效忠于我,荣华富贵功法秘籍你都可以得到,血魔给你的我都可以给你,我甚至可以给得更多,你何不好好考虑考虑?”
    “哈哈哈……呸”,一口血从成是非口中吐出,大笑道:“让我成是非投降一个毛都还没长齐的小子,你算老几?”
    楚天行顿时脸色暗了下来,压制内心的不喜说道,“成将军识时务者为俊杰,你可不要自误。”
    成是非又一口血吐出,自笑道,“师尊待我不薄,你不必在劝。我敢来到早以说明我的决心,如果失败就没想着能活着回去。”
    “好一个重情重意,好个似死如归,那我今天就成全你。”楚天行话一落,雷神铠甲覆盖全身杀向对方。
    “刷”
    “雷瞬身”刹那到对手身前,一拳雷神之拳从天而落轰向对方。
    “轰”
    成是非右手一挡接下了一拳。口不停流出血,分外凄凉悲惨,人以是强撸之末。
    楚天行嘴角一笑,大吼一声道:“雷神怒”
    右手一拳在次砸下。
    “轰~~”
    成是非没能在坚持得住,整个人像离了弓的箭直射向地面。
    “轰隆~~”大地一阵晃动,成是非以射入大地里。是的,是射入,直直射入地里,地面上也只有一个人形大小的洞吭。
    宁浩大为吃惊没想到短短几个月不见,楚天行成长得如此之快,真让人不敢相信。这一击对力量要有多大的控制力,宁浩很清楚。绝非简单就能做到,这一击要控制力从一点而出,力量成惯穿之势方可达到。
    天空最上方的仿器惊世铜棺缺少了神力的输送,眨眼间暗淡了下来。
    永镇天碑可不会放过这机会,重重一击撞在暗淡的仿器惊世铜棺上。
    “轰~~”
    使去神力支持的铜棺变得毫无反抗实力坠向宁浩五百米开外的大地上。
    ”轰隆~~”
    一声巨响,冲入大地内下一瞬间地面爆发出几道强光,刹那更大声巨响传去
    “轰隆隆~~”
    炸出一个百米的大坑来,深度一眼望不到底。
    大地摇晃得宁浩差点站不稳,掉地上。
    没过多久大坑内的烟尘以差不多散去,楚天行定眼一看坑底眉头一皱,没看到铜棺身影,是砸得太深了看不见吗?
    楚天行立马神识扫向铜棺砸的底部,顿时楚天行整个人的脸色都不好了,不见了怎么可能?
    楚天行当然不甘心,眼看这件圣器就属于他的了,怎么会不见了呢?反反复复用神织搜索整片大地连泥土内一粒沙子也不放过。
    ……整整一个时辰后连根毛也没找到,这可把楚天地很气坏了。
    为了这件圣器楚天行还问了离叔,可离叔也摇头说道:“当时并没有关注那件圣器所落的地方。”
    得知是这样的结果楚天行极为失望。
    离叔看见楚天行这个样,解释道:“天行你不必这样,圣器的主人没死并不是那么好降服的。惊世铜棺身为顶级圣器更是有种种神奇所在,逃脱也是很正常的事情。你不用为此太过难过。”
    经过离叔一阵劝解楚天行才有所放下。
    就在此时身在魔州血极宗内的血魔魔君怒意冲天,血极宗宗主大殿眨眼化成飞灰,一声震吼道:“是谁?是谁把吾的惊世铜棺很夺了,我要他碎死万断。”
    声音直惯几千万里,天地在此声音之下为之失色。
    是的此刻的血魔以无法感应到惊世铜棺所在,好像突然间消失在天地中一般毫无感应,但惊世铜棺内的烙印并没被抹去。
    宁浩此时的内心是相当高兴,但脸上还是和往常一样,并不显得以众不同。
    因为在铜棺落下一瞬间,宁浩一个大胆的想法出现在脑海中,果真和他想的那般,九吞尾天狐一口吞了下去一点事也没有,只是感觉有点肚子不舒服而了。
    不过以九尾吞天狐现在的实力并不能把惊世铜棺消化掉,只是能把铜棺困在九尾吞天狐肚中的吞噬空间内。不过宁浩也不想让它消化掉,这可是圣器也,吞了不是浪费了。只要等那天他有实力干掉里面的烙印。
    呵呵…到时就是他宁浩的了。
    这回没白来,真发了。
    一傍一百五十多位还活着的大罗天魔无不骇然,心惊胆站,足足站在那一个多小时不敢动一步。
    他们不是怕楚天行,而是怕他旁边那位老者。要在敢逃他们断定下一秒就会死在老者手上。
    圣人不是能用数量能取胜的,除非绝世天才能越级杀人那种,要嘛是使用杀阵、圣器帝器等这种非常规手段。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