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书网 > 科幻灵异 > 我继承了古老神秘组织 > 第二十七章 倒悬的世界
    “天上的,是什么?”
    街道上,晨光熹微,人流还少,可这声呼喊终究还是吸引了不少目光,人们纷纷抬头望去。
    再也无法平静。
    空中,灰云堆叠,这不是重点。
    重点在于,在天穹背景下,赫然晕染着一片朦胧的光影。
    城市上空,仿佛铺开一副绘卷。
    一副,无比庞大的,半透明的奇异画卷……那是一片大地,山峰,溪流,漫山遍野的桃花,隐约间,仿佛还有飞鸟起落。
    古老神秘,仿若,神话中的天宫。
    然而,诡异的是,那大地竟是“反的”。
    \b就像是,一座岛屿,翻转过来,倒悬于空,山脚在上,峰巅直指大地,如同一座座钟乳石。
    那无数桃林也是倒悬的,树根扎根于高空,枝丫朝向下方城市。
    此刻,画卷中似有风气,吹得漫山桃树,如麦浪般滚动,无数半透明的,如同“光影特效”般的浅粉色花瓣飘落。
    洒满了整座城市。
    “啊——快看!”
    “难道是……海市蜃楼?!”
    “怎么可能?从没听说,海市蜃楼是这样的,还有这些桃花……”
    每个人脸上都满是惊诧神情,有人更是抬手,尝试抓握漫天飘落的桃花,可那光影却穿透了手掌,坠落大地。
    不一会,如雪消融。
    ……
    沈城殿堂分部。
    大楼会议厅内,响起急促的铃声,值班的灰风衣们聚集于窗前,神情紧张地朝外望。
    走廊中,脚步声密集,越来越多的灰风衣匆匆赶来,还不清楚状况:
    “怎么了?哪里有怪物出现?”
    “要出任务吗?”
    “这么突然……”
    房间中,满是嘈杂议论声,可很快的,等他们了解情况,那紧张的神情,就成了错愕。
    城市上空神秘画卷?
    倒悬的山峰、河流……?
    飘落全城的光影桃花?
    这什么和什么?
    若非警报声真实无虚,窗外景物真切,他们几乎以为这是个玩笑。
    “安静!人都到齐了吗?!报数!”副队长周堪撞开房门,衣服扣子还没来得及系好,看到乱糟糟的房间,大声吼道。
    众人当即开始报数。
    “除开不在这边住的,就陈瞳还没到,哦,还有吕阎罗,也没看到。”一人道。
    “发生了什么?出现怪物了吗?”话音刚落,面容憔悴,衣着整齐,顶着两个硕大的黑眼圈的单马尾女孩跑了进来。
    她熬夜看小说睡着了!!
    “不是怪物,情况更诡异,你看窗外……”周堪定定凝视了陈瞳的黑眼圈几秒,才解释道。
    窗外?
    陈瞳愣住,挤开面朝他们,站成一排的同事,扒住窗台,只一望,脱口而出:
    “吕阎罗?!”
    众人头顶齐刷刷升起问号,心想分明是神秘画卷,怎么与吕阎罗扯上关系,好奇转身望去。
    下一秒,所有人只见,窗外对面一栋灰色楼房的天台顶部,一道高大魁梧,威风凛凛的身影傲然独立。
    吕凤山!
    方正的面容,正仰头死死盯着天空“蜃景”,周身血气弥漫,隐隐形成一道气柱,直冲霄汉,漫天桃花,竟无一片近得他身!
    “好威风……”
    一名灰风衣由衷赞叹。
    “这就是高级混血种么……隔这么远,我仿佛都能感受到血脉压制!”有人自叹不如。
    突然,吕凤山动了!
    风衣迎风展开,发出破空声,凌空跳跃至另一栋建筑天台,双脚落处,震动积雪,在身后卷起雪浪。
    他,竟是要以城市建筑为跳板,奔向画卷中心区域!
    就在这时。
    突然,那栋居民楼阳台探出一个脑袋,破口大骂:“还没过年呐,哪个挨千刀的瞎他妈放炮!!!”
    于是,众人只见,再次凌空跃起的吕阎罗一个趔趄,如同被枪击中的大雁,噗通一声,贴着居民楼,滑落大地。
    “妈呀!什么玩意!”喊话者吓了一跳,脑袋飞快缩了回去。
    远处,会议室内。
    众人默契撇开头去。
    ……
    稍晚些时间,城市中心,某个高档小区内。
    北方的暖气烘烤的室内温软如春,一张大床上,两个年轻靓丽的女孩子睡得七零八落。
    宁错睁开双眼,瞪了天花板几秒,然后小心翼翼将压在身上的白嫩大腿挪开,坐在床边,按着因宿醉有些胀痛的额头发呆。
    “唔……昨晚回来好像很开心,加上闺蜜重逢,庆祝,然后喝醉了……”
    宁错慢慢找回记忆:“为什么开心来着?啊,对了……”
    突然,她一个激灵,彻底清醒,警惕地看了眼睡的死猪样的闺蜜,这才蹑手蹑脚,跑到客厅,捡起外套,从内袋里摸出那枚玉符。
    长长松了口气。
    “还好……”攥着玉符,回想昨晚堪称梦幻的经历,宁错嘴角翘起,说不出的雀跃。
    “恩,不要骄傲自满,万里长征才迈出第一小步,宁错,你要冷静,得努力通过考察期才行!”
    她心中自语:
    “第一个任务,得完成的漂漂亮亮才是。恩,从哪里入手呢?事关殿堂,家里的关系不大好动用……可以尝试联络国内的神秘爱好者圈子……”
    正想着,突然,旁边的手机响了起来,是家里的电话。
    宁错皱眉,接通,装作很困的样子,打了个哈欠:“喂~小姨啊,什么事?我在哪?在同学家啊……什么?海市蜃楼?桃花?”
    宁错听得一头雾水,迷迷糊糊,跑进阳台,朝外望去,旋即,整个人呆住。
    视野中,整片小区,都飘荡着粉色的桃花光影!
    城市上空,庞大、神秘陆块倒悬!
    “喂,是,好好,放心,我绝不乱出门,我听话,好好呆着。”挂掉电话,宁错愣了几秒,脑海中突兀划过一道灵光。
    “记得,昨晚十七号‘代行者’曾说,他这两天还有空闲,如果我来的晚些,就没法见我。”
    “话语中,明显意指有大事将发生。”
    “再结合他们在群里说的,红月,教内的‘那件事’,以及银护法撤出魔都……莫非……天上这东西,与人教有关?”
    窗外冷风吹来,宁错彻底清醒,忙拿起玉符,尝试给“代行者”发消息:
    “六十九:您好,打扰了,我想问下,城市上空的异象……”
    几秒钟后。
    玉符震动,表面有白色文字浮现:
    “十七:与组织有关,稍安勿躁,照常生活即可,只要不尝试进入,就不会有危险。”
    顿了顿,文字再现:
    “十七:另外,接下来我有事要忙,有可能中断联络,如果联系不上,不必惊慌。”
    “六十九:是!”
    宁错打出回复,攥着玉符,大大的眼眸中再无忧虑,只剩下激动的神采!
    果然!
    这覆盖整座城市的异象,果真是组织的手笔!
    前辈们要谋划什么大事?
    唔,可惜,我接触的太晚,否则,也许……有机会参与进去。
    宁错又激动,又遗憾,心态纠结的不行,突然,身后传来声响:
    “宁宁?你站阳台干嘛呢?”
    宁错秒变脸,装作很担忧,恐惧的神情,转回身,望向大大咧咧,正揉着眼睛的闺中密友:
    “出……出大事了!”
    ……
    城市另一处。
    “呵,倒是听话。”
    苏宁看着小富婆的回复,笑笑,随后将玉符收起,抬头,望着那愈发清晰的,倒悬于城市上空的“桃源”,心绪翻涌。
    “苏宁,现在出门吗?”身后,传来舍友的声音。
    此刻,朱一闻已穿戴整齐,棉鞋,棉衣,口罩,整个人都膨胀了一圈,正激动地等在门口。
    “走吧。”苏宁颔首,关上窗子。
    两人飞快下楼,走出小区,朝着附近的一个小公园走去。
    往日,这个时候,公园健身广场上,都会有很多人。
    今天恰逢周末,人尤其多。
    隔着马路,就看到密密麻麻的人头,都是附近的居民,聚集在一起,有的拿着手机,仰头拍摄,更多的,彼此议论纷纷。
    气氛紧张而热烈。
    明显,都是因天空异象,而走出家门的。
    “看!它颜色更深了!更清楚了!”有人喊道。
    “花瓣纹络都精细了,消失的速度也在减慢!”也有人道。
    “对,网上说的是真的,那些图不是p的,我就在家外面公园,周边都是人,不信通视频,我拍你给看!”也有人在打电话,声音喊得很大。
    苏宁和朱一闻混在人群里,没有引起任何人的警觉。
    此刻,这座城市里,太多人走出家门,与陌生人聚集起来,紧张议论,完全不需要组织。
    这是人类面对异常现场,抱团的本能。
    甭管有没有用,彼此相识于否,只要大家聚集在一起,就莫名的,有安全感。
    “哎,我说,这真是咱……搞的?”朱一闻做贼一样,四处瞧,仿佛生怕有人过来抓似得。
    憋了半天,终于找了个偏僻角落,压低了声音问道。
    苏宁双手插兜,一副没事人的模样:“恩。”
    “这到底……”朱一闻激动的不行,想问,却被苏宁打断,“你看那边。”
    什么?
    朱一闻疑惑望去,脸色微变。
    只见,马路上,几辆挂着特殊颜色牌照的车辆呼啸而过,匆匆一瞥,车窗内,分明是大群手持冷兵器的灰风衣。
    “殿堂的人来了。”苏宁说。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