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书网 > 科幻灵异 > 我继承了古老神秘组织 > 第三十一章 伤害不高,但侮辱性极强
    视野短暂的模糊,身体仿佛穿梭于时空的夹缝。
    苏宁默数心跳,数到第五下的时候,眼前明亮起来。
    双脚也有了踏实感。
    放眼望去,他已经置身于一处桃花林中,脚下是散落树叶的土地,远处峰峦起伏。
    “这么直接?”苏宁还愣神呢,突生异变。
    他身旁的一株桃树不知怎的,枝头花朵旋转飘落,聚拢,于微风中拼凑出一个人形。
    再然后,腾起一股白烟,一位穿着破烂盔甲,手持长剑的披甲卫士出现,话也不说,一剑朝朝苏宁斩来。
    “呜!”发出破空声。
    “什么鬼东西!”苏宁吓了一跳,本能侧身躲避,卫士长剑剐蹭到他的腰肋,却被紫绶仙衣阻挡,火星迸溅!
    硬是没有破防!
    披甲卫士也懵了下,动作稍微停顿,反应过来的苏宁折身,调集灵力涌入手臂,右拳轰出。
    重炮!
    裹挟着磅礴灵力的拳头结结实实落下,卫士的盔甲应声塌陷,崩解,却没有血液流出,而是整个炸成了一团青气。
    变成了一只破破烂烂的……
    “纸人?”苏宁愣了。
    的确是字面意义的纸人,扁扁的,破烂的一只,正慢悠悠飘落在地上,用望气术观察,其表面残留的灵力正飞速消散。
    是“死”了没错。
    “不是真人?啊,也是,这里咋可能留下活人,”苏宁可还没忘记,历史影像中看到的那场灭门之灾。
    “这东西,好像是桃源山阵法的一部分,”苏宁搜寻着记忆,“当时妖魔来到这里,楮道人启动了护山法阵,幻化了很多守卫士兵抵抗。
    恩,看来就是这些纸人变化成的了。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当初的法阵还在运行。”
    苏宁捡起那张破破烂烂的纸人,看了几秒,扔在地上。
    走了几步,到一个高坡上,抬起头,朝天空望去,头顶,千米高空外,赫然是倒悬的,占满了天空的“钢铁丛林”……
    即,对沈城市民来说,他眼下完全是头朝下在遗迹上站着……
    压低目光,前方,是无尽的桃林:
    “不过,就算还残留着守卫力量,也肯定残缺不全了。”
    倘若是完整法阵,自己恐怕早就被几千个“守卫”包围……杀了不知道几轮……苏宁打了个寒战。
    觉得没带朱一闻进来,当真明智。
    “看来得小心点了,不能浪。”苏宁默默自省,拿出手机看了眼,不出预料,没信号。
    并不意外,他又摸出传讯玉符,进入与舍友的私聊频道,尝试打字:
    “?”
    约莫等了十几秒,朱一闻回复:
    “!”
    稳了!苏宁长舒一口气,确认玉符可以跨越空间通讯,他当即朝玉符中渡入了一丝灵力。
    继而,玉符表面,赫然出现了一枚代表他自己的光点。
    这是他摸索出来的“发送位置”功能。
    处于同频道的朱一闻,可以据此,掌握他的行动轨迹,当然……是超级粗略版本的。
    “尝试将体内灵力渡入,可以显示相对位置。”苏宁打字道。
    朱一闻:“好,我试试,咦,咱们离的有点远啊,你不是垂着飞上去的?”
    玉符上,代表朱一闻的光点要黯淡,渺小了很多,且与苏宁存在一段距离,这不是“垂直”高度的问题。
    苏宁早就测过,不同成员发送的“光点”,彼此只显示水平距离。
    只要双方横向距离处于玉符“屏幕”显示范围内,就可以互相知道彼此的大概方向。
    “有点意思了,看来人传送进来的位置也会发生变化。不是从哪里‘飞升’,就出现在遗迹对应位置的。”苏宁略一思衬,打字道:
    “好了,这不重要,先不聊了,我这里电子设备没法联网,你多关注下网上公开消息,有觉得有价值的,就发给我。”
    停顿两秒,玉符现字:
    “网上说,灰风衣们也进去了,和你一样的方式。”
    “……知道了。”苏宁回复,随即将玉符收起,心中并无意外,殿堂的人不踏入才奇怪……
    不过,这帮人竟然也能借用神光传送进来……
    有点意思。
    要知道,普通人是做不到的。
    难道,殿堂那帮人的力量,也是上古仙道的一种?
    “如果能趁这次机会,尝试接触,套取一些情报就好了。”苏宁站在山丘上,盘算起来。
    就在这时,突然。
    远处一道刺目的红光拔地而起,如同流星,停顿在天空上,久久不散。
    “信号弹?”
    没过几秒,四面八方,也陆续都有橙色的信号弹升空。
    最近的一处,就在苏宁前方不是很远的位置,他甚至能听到发射的“咻”声。
    “是殿堂的人!他们也被拆散了?”
    苏宁怔了下,迅速分析出局面……殿堂的人作为官方组织,必然是要集体行动的,进入的时候,也绝对是处于同一处。
    按道理,不会分散的这么开。
    除非,这些人沐光“飞升”后,也和自己一样,变幻了位置,彼此分开,随机出现在了不同的区域。
    所以,才需要利用信号弹报点。
    “如果是这样,他们接下来肯定会尝试聚集人手,再进行探索,恩,大概率就是朝那颗格外醒目的红色信号弹处聚拢了。”苏宁暗想。
    这是基于逻辑的正常推理。
    想到这里,一个念头不可抑制地冒了出来,犹豫了下,苏宁紧了紧衣服,撒开双腿,朝着红色信号弹位置奔去。
    正好,那个方向不远处应该就有一伙人。
    在灵力的加持下,他的速度很快,如同一阵旋风,卷过桃林,撞上桃花“守卫”,能避则避,不好躲避的,就一拳轰成纸人。
    速度也是极快。
    只是跑了十几分钟,愣是都没看到半个人影,沿途,也没瞅见被打死的纸人什么的。
    “跑错了?不至于啊。”苏宁越跑越心虚。
    跨过一个小山坡,抬手轰杀了一名守卫,脚步不由慢了下来,就在这时候,他突然听到身后隐约有嘈杂声。
    苏宁脚步一顿,四下望了一圈,本能想要躲,却没有找到合适掩体,正焦急着,突然一拍脑袋,暗笑:
    “这反应……正好试试幻术效果,不行的话,也有紫绶仙衣遮挡面貌。”
    想到这,他慢条斯理找了个空地,默默运转“七十二变”法诀。
    无形精神场扩散……苏宁摆了个姿势,身影腾起一股白烟,变成一棵桃树!
    [混入其中]
    等了约莫半分钟,七八道穿着灰风衣制服的年轻人翻过山丘,为首的青年眼尖,指着前方的纸人,惊呼道:
    “又找到一只!”
    说着,他跑过来,蹲下试了试纸人的“体温”,惊喜道:“刚死!说明战斗结束不久,击杀这东西的人应该没走远!”
    跟在他身后的几个灰风衣精神一震,一名女队员四下望去,想了想,用手在嘴巴前做出喇叭状,高喊:“有人吗?!”
    为首的青年也大喊道:“前面的兄弟!听到等一下!!”
    声音远远传开,只惊起几只飞鸟。
    “李归,别喊了,依我看,人家八成就是不想搭理咱们,”一名灰风衣闷声道,“估摸着,是个厉害角色,没看到么,人这一路杀了多少这鬼东西了?
    干脆利落,现场几乎都没有缠斗痕迹,就像秒杀的一样……关键都不带歇口气的,咱们这一路追过来,愣是都没人家杀的快……”
    “是啊,这身手,有点吓人了啊,至少是中级混血,不是沈城本地的队长级人物,就是从京里调来的精锐!”
    又一个灰风衣叹气道:
    “也不知道这纸人到底什么情况,你说强吧?其实也就那样,可关键是悍不畏死,都不带受伤的,咱们被攻击流血,这东西,只会冒烟……”
    “说这个有用吗?还是我们不够强,”领头的,名叫李归的青年摇摇头,“也得亏咱们几个出现的位置相近。
    如果落单了,缺乏准备的情况下,不死也要光荣负伤。我甚至担心,已经有人牺牲了。”
    “不会吧……”几个年轻人脸色微变。
    李归叹气:“我也希望大家都没事,可……唉,主要谁能想到传送进来是分散开的?
    而且,我们很多人都是临时从其他州,其他市抽调过来的,混编进探索队,这么短的时间,彼此人都认不熟,也缺乏配合,电子通讯设备也没法用……
    我也是想和前面的高手汇合,人多力量大,可惜……唉。”
    说着,他一拳捶向身旁的桃树,用以发泄,沮丧之情溢于言表。
    某桃树:……
    “算了,追不上就追不上吧,我们自己走!抓紧时间吧,可别让吕阎罗等急了,听说这位大人极为冷血,霸道,冷酷无情,我可不想挨处分。”一人道。
    几人对视一眼,当即不再废话,将纸人卷起来,迅速钻入桃林,远去了。
    等他们走远。
    刚被锤了一拳的苏宁才解除掉幻象,捂着胸口,脸色要多纠结有多纠结……
    “这特么……”
    伤害不高,但侮辱性极强!
    “李归是吧……本教主记住你了,这波咱俩没完。”苏宁眼神幽幽,脑子里瞬间构思出一百零八种“报复”手段。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