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书网

字:
关灯 护眼
海书网 > 我在日本开大车 > 第六十五章 所以我拿走了枪

第六十五章 所以我拿走了枪(1/2)

    看着小森园穗花苦苦哀求自己的模样,蛭本依然面无表情:“我跟你一起去,然后那东西要是还在的话,我要拿走。”
    “好,好的……”
    已经彻底慌神的小森园穗花忙不迭的点头,这时候蛭本别说要拿走手枪了,恐怕再要求更过分的事情也可以。
    “带路。”
    蛭本一把松开小森园穗花的头发,差点将她推得踉跄摔倒在地。
    对小森园穗花的恶感,蛭本空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点。
    小森园家就在蓝染公园的旁边,是一处颇为老旧的公寓。
    并非现在那种层高几十层,有电梯的现代化公寓,而是五层步梯,与团地建筑差不多的独栋公寓。
    每户人家的壁心面积都在几十平左右,最大的约莫着一百平。
    反观蛭本家,虽然破旧不堪,面积也狭窄,但其实上下面积加起来也得有百多平了,真要是以后有钱了,肯拿出不少钱重新修改,也能盖出三层的一户建。
    那样面积就更大了。
    能够在一国经济中心建造一栋属于自己的一户建,是绝大多数日本普通人所幻想,却也最终很难实现的愿望。
    “小葵,小葵!”
    小森园穗花是从公园一路跑来的,她气喘吁吁的上了四楼,扶着墙踉跄的跑到了家门。
    但不待走到家门口,小森园穗花就一下顿住了脚步。
    她捂着嘴,心脏近乎瞬间骤停。
    只见家门已经被砸碎摔在地上,而窗户玻璃也碎成了满地的玻璃渣,地上还有一个鲜红的干粉灭火器与消防斧。
    “小葵……”
    捂着嘴小森园穗花冲进房间中。
    从玄关到客厅的沙发、被炉、电视,甚至是墙角父母的神龛都被砸翻在地。
    砸碎成一堆垃圾的被炉上还散落着小葵的课本、作业,房间的几块地板和墙面上还能看到白花花的粉末。
    但至于小葵的身影,小森园穗花找遍了房间的每个角落都没有找到。
    “咣当。”
    对于小森园家的惨状,蛭本并没有关心。
    他捡起门外的干粉灭火器,翻来覆去的看了看又试着喷了喷。
    “噗噗。”
    干粉灭火器喷出了白色的长练。
    “不用找了,如果你家里有人的话一定已经被他们抓走了。”
    转动着干粉灭火器,蛭本边观察着便说道:“他们把安全梯那里的消防斧和干粉灭火器拿来砸开了门和窗户,你看,干粉灭火器边角的红漆有不少摩擦的脱落。”
    蛭本脚踩着门板的碎片,不经意间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在砸开门后,有人使用了干粉灭火器……”
    “他们将干粉灭火器伸进门窗的破洞中喷洒着干粉,一脚踹开门后,也依然不停的朝着房间中喷洒着。”
    蛭本伸手擦了下墙壁上的干粉,摇了摇头。
    他又看了看玄关不远的厨房:“炉灶的高压锅里好像还做了米饭,是在等你回家吗?”
    但对蛭本空的猜想,小森园穗花半句回应也没有。
    看着宛如被狂风掠过的房间,蛭本走到那被砸掉的神龛前,弯腰捡起了一男一女两个遗像。
    是小森园的父母?
    和自己一样是亲父母丧生?
    这还真是挺罕见的。
    母亲的遗像,和小森园穗花的长相有几分相似。
    而父亲的遗像……
    看着父亲的遗像,蛭本的眉头皱了起来。
    “嗯?”
    那张遗像仿佛有魔力般,让蛭本凝眉一直看着思索着。
    “小葵……”
    抓起地上的作业本,听着蛭本空平静却又多半是真实的描述,小森园穗花已经能想象到小葵经历了怎样的地狱。
    小葵只是如往常一样在家中写着作业,在自己回家前提前坐好了干米饭,等着家庭作业做完,自己差不多快回来的时候,小葵就会踩着板凳在炒菜锅里热一下昨晚的剩菜。
    一切几乎都是和平时没有两样。
    但一群人冲进房间中,拿着消防斧气势汹汹,干冰朝向小葵喷洒着。
    小葵就像是一只幼兽,本来安静的躲避在巢穴中,但却被猎人寻了进去强行拽着拖了出来。
    他们将小葵拖出房间,消防斧和灭火器随手扔在门口。
    无声哭泣间,小森园穗花从地上抓起了一张纸。
    【小森园穗花】
    【你,或者那个蛭本空,带着东西交给我们,你们知道自己拿走了什么,也不要想着报警,不然下场你知道的。】
    简短的两行字,很是简略,既没有说是什么东西,也没有说又是谁将会遭遇怎样下场。
    而且字迹潦草,很多明明写汉字更简单的词汇,却偏偏用假名来表示,无法运用好汉字,这几乎就说明了书写者的文化水平着实不高。
    但威胁之意,在字里行间、每个标点符号都能感觉的一清二楚。
    而在字条末尾,还留着一行手机号码。
    “小森园…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别想骗我做东京头牌 一世之尊 医仙谷打杂三十年,我白日飞升 德云:从大师兄开始崛起 末世:开局反签到 重生之收藏大玩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