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书网

字:
关灯 护眼
海书网 > 从全球穿越开始 > 第七十章 整饬秩序(第一更,求月票)

第七十章 整饬秩序(第一更,求月票)(1/2)

    “这么软绵无力,都他md没吃饭吗?精力全都耗在娘们身上了吗?”
    “以为是在郊游打兔子吗?射胸爆头往最要命的地方招呼……你们tmd都在干嘛,射脚射手,把他们留着吃饭吗?”
    “狠劲狠劲,都tnd拿出狠劲来,你们以为现在咱们是在干嘛?”
    ……
    在那些本界武道宗师的怒吼下,那些先天武师们一个个面红耳赤,却也在迅速调整状态节奏。
    姜不苦其实能够明白他们的心情。
    这个空间通道的入侵者,本质上和来自莽荒世界那群赤瞳蚁蛛没有任何不同,他们都是抱着与这个世界为敌的念头闯过来的。
    可一个是看上去就渗人恶心的昆虫结合体,一看就不是好东西。
    而这些矿工,从他们前后的变化,此刻冲锋的状态,都能够看出,他们这群炮灰是受到了某种胁迫,更可能服用了某种药物或者被施加了某些邪恶手段,让他们丧失了人类的智慧,变成了失智的野兽。
    强闯此界也非他们本意。
    再加上他们和炎夏人类的相似度超过百分之九十九,甚至比蓝星上其他文明阵营的人类更像是自己人。
    看着他们失智的冲锋,从现世炎夏过来的降临者们,甚至多少有些为他们的遭遇感到愤怒和悲悯。
    这是身而为人的本能,并不因彼此阵营的不同就失去了这种同理心。
    当然,还有一个更重要的理由,他们不是此界生人,对于此界骤然遭遇如此重大危机,并没能真正的感同身受,他们是降临者。
    现世炎夏自从天变以来,虽然也曾数遭大变,可却都被上层尽力消弭了,对底层民众,包括中低层修行者来说,他们都是在非常和平安逸的环境中长大的,见过血的都没几个,真正杀过人的更是凤毛麟角——因为在现世炎夏,除非有特殊执照,杀人是犯法的!无论你修为再高,在炎夏人道与神道体系无所不在的关照下,一切犯罪行为都将无所遁形。
    现在陡然间就要杀人,还是对一群密密麻麻、成群结队的炮灰搞大屠杀,心中一时间真没转过这个弯来。
    再加上他们的实力虽然比他们降临替代之人只强不弱——若不是,那就没有匹配降临此身的资格,而是降临去了别处,或者连邀请函都不会得到。
    但他们在箭道一途却大多都是新手上路。
    各种因素加在一起,这场表现如此差强人意。
    不过,他们总算没有忘记自己职责,更不可能真让这些失智的冲锋矿工们近到身前。
    只是看上去手忙脚乱了一些而已。
    而且,状况还在迅速改善中。
    接受自原身的箭道记忆也在迅速被消化着,因为本身底子在,高深的箭术且不谈,这种收割不入流炮灰的箭技很快就被彻底掌握。
    所以,姜不苦并没有对此过多担心。
    反而是在一次休息的间隙,待那些武道宗师们带领一众先天武师把所有能回收的箭矢全部回收,特别是那些破罡箭,更是一根不少的寻回之后,将他们全唤了过来。
    一位武道宗师将那送死老者遗留的黑刀奉给姜不苦,姜不苦拿在手中掂了掂,双手握着试了试,谁曾想只是稍微一用力,就听“咔嚓”一声,黑刀断成两节,就像是一截朽木,稍不小心就已折断。
    “看来受到世界压制与排斥的,不仅仅是人。”
    这么想着,他的视线看向黑从断口处,能够清楚的看见,截面内别有乾坤,并非简单的材料堆砌组合,有着密密麻麻仿佛毛细血管、又似符文结构般的纹路。
    这应该是对面世界独特的锻造工艺,是这些技术加上材料本身,一起造就了黑刀的强大,一旦离开了原世界,其原本或许价值万金的一切,瞬间变得一文不值。
    见其他人也在好奇的向这刀看来,他将两节黑刀递给其他人,示意他们任意传看,然后现场告诫道:
    “现在这些炮灰处置起来很轻松,可我希望大家万不可因此轻忽大意。
    这处空间通道和上一个很明显来自两个不同的世界,但他们却不约而同安排大量炮灰过来,难道就是为了给我们涨经验的吗?
    刚才那位老者的情况你们也见了,他本身的实力,远在我们所有人之上,却因为世界不同,受到我方世界的全方位压制,最终死的异常憋屈。
    这不是我们有多厉害,而是他们对我们的世界还不适应,比如氧气对我们是必不可少之物,对他们却有可能是剧毒。
    可是,随着海量来自这些世界的炮灰死在我们世界,我们的世界将不可避免的逐渐感染上这些世界的特质,也就是说,世界对他们的压制将越来越小!”
    这些都是现世炎夏很容易就能接触到的知识,在州学以上的典藏阁中,就能够详细浏览异世界三段入侵的完整论述,从一开始的讯息渗透到虚魂偷渡再到实体进入,之后再如何在实体入侵的基础上一步步扩大成果,有着非常完整的推演。
    作为热爱学习、除了修炼,其他时间大都用在看书上的姜不苦,对这些当然非常清楚。
    可因为这些降临者的身份五花八门,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州学生毕业,更有那些统考之后就放飞自我,不再学习的,对这些知识了解不多,其中还包括那些没有被降临者替代的本界宗师们,姜不苦干脆趁机给大家做一个普及。
    “所以,我希望大家抓紧时间,从各方面努力提高自己,必须充满紧迫感,不能因为这些炮灰实力低微就放松警惕!”
    听了他的告诫,所有人都变得更加振奋起来。
    “再一个,我要向大家承认,因为我的原因,天箭军的箭道在此之前是走岔路了!”姜不苦道。
    听到他忽然自承错误,无论是降临者还是非降临者,全都一脸错愕的看向他。
    很不理解他为何要忽然说出这样的话。
    姜不苦没有在意这些,自从成为“姜泰”,在接收了姜泰全部的记忆后,在借着他的箭道启发,寻到自己的箭道之路后,他心中就隐隐有了这样的念头,而今日旁观了天箭军的实战,他对自己的判断更加笃定。
    姜泰或许是一个箭道奇才,但他一定不是一个练军的好手。
    自从筹建天箭军开始,天箭军便在按照他的意志组建。从人员选择道如何教习箭道,每一处都贯穿着他的意志。
    人员选择就不说了,在知道天箭军筹建之后,事实上,有许多大宗师级的武者主动投奔,上门自荐,这些可都是修为堪比一劫金丹到三劫金丹的强者。
    在此方世界,论个体实力,除了武道尊者,就他们最强,在实力就是地位的此方世界,他们的地位都非常高,正常情况下,从军绝不是他们能够做出的选择。
    之所以如此踊跃自荐,只是因为看上了迅速崛起、注定成为传奇的姜泰和他缺乏拿得出手的体己人,想趁这机会混一个“从龙之功”,若让他们加入,天箭军的战力必然远超现在。
    可姜泰却以他们箭道之心不纯,若是强纳入天箭军,反而对天箭军的长期发展不利为由将他们全部拒之门外。
    对于这点,姜不苦没什么话说,最多也只是赞一句箭心纯粹。
    真正让他觉得姜泰走了岔路的,是他对天箭军编写的箭道操练典册。
    他承认,这家伙为了编写这套操练典册,真的是操碎了心,薅断了头发,对他来说,明明是个一看就会、不需多言的题目,可为了迁就一般人的理解水准,他硬是用大量文字将箭道修炼详细到每一个细节,细化到每一个步骤。
    从基础入门,到如何修炼到此界之极,每一步都搭了梯子。
    毫不夸张的说,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别想骗我做东京头牌 一世之尊 医仙谷打杂三十年,我白日飞升 德云:从大师兄开始崛起 末世:开局反签到 重生之收藏大玩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