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军事

唐时明月宋时关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唐时明月宋时关: 第三百二十章 亲手熬药

    一向脾气好、性格仁慈的李煜,这次也很愤怒,皇宫发生这样的事,等于触及了皇室逆鳞,哪怕脾气再好也要暴走了。
    是可忍,孰不可忍!
    因此,李煜当即派人出宫,请大理寺、刑部、御史台的一把手入宫见驾,要给他们安排调查的任务,非查个水落石出不可。
    苏宸对此并不看好,因为古代案件没有诸多先进技术手段辅助,甚至连法医知识都没有,很难调查彻底,哪怕三司会审,最后也只能不了了之。
    “苏宸,哀家皇孙的病,逆可有救治的把握了?”钟太后此时对苏宸客气了许多,觉得此人心思缜密,医术高超,皇子病发的确跟他无关,心中对他的认可,也多了不少。
    苏宸拱手道:“回太后的话,草民有七成把握,等会亲自熬药,为二皇子治病。”
    “七成?好好,七成也不少了。”钟太后点头,连赞两声好,皇孙命悬一线,几次就要救不活了,而苏宸却能站出来力挽狂澜,有办法救治李仲宣,这就是能力体现,令人不得不钦佩了。
    李煜瞥了苏宸一眼,心中也认可了这位江左苏郎,的确医术无双,扛得住巨大压力,有一定的担当和能力,若是真的能救好皇子和皇后,自己定要好生感谢一番。
    这时候,尚药局的主药和御医,送过来一些药草,都是苏宸在新方子上所写,要求送到二皇子这里。
    苏宸接过了一包包炮制好的药草,命人在院子内搭起临时灶台,找来砂锅器具等,要亲自为二皇子熬药了。
    这般做法,一方面是为防止有人继续下毒,令他不放心;二来嘛,也有苏宸作秀的成分。
    他越是表现如此重视,亲力亲为,既可以表达自己的衷心,也能从侧面凸显出下毒者的卑鄙,形成鲜明对比。
    这样无疑能捞取更多好感!
    永宁公主、周嘉敏、永嘉公主、黄保仪等人,都对苏宸心存感激,觉得他这样做法,为了皇子病情,已经竭尽全力了,哪怕被冤枉了,却还是这样尽心尽力,实在太难得了。
    这一次,苏宸煎药并非止痫汤了,而是药效温和一些的愈痫汤,因为此时的皇子,不能下猛药了,很容易诸病迸发,一起发作出现大危险。
    方子上药草有制南星、法半夏、全蝎、礞石、沉香、龙骨、牡蛎、菖蒲、琥珀、瓜蒌、甘草、参须等,以水煎熬,每日只需一剂,便能有效果,稳住病情,逐渐好转。
    于是,二皇子的庭院,就上演奇怪的一幕。
    苏宸一个人在亲手熬制,四周围绕了一群人观看,太监、宫女们都被禁止上前掺和,其余嫔妃、公主们也无须插手,任由苏宸一个人在熬制,所有人的目光都放在他的身上。
    周嘉敏眸光带着一股柔情,看着苏宸这样一力承担救治皇子的事,所有人都期待他能做出奇迹来,可谓万众瞩目,光芒万丈。
    以前他觉得自己皇姐夫是江南最厉害的人,身居高位,一言可决定许多人的生死,许多家族的兴衰,但就是这样的一位有权有势的男人,却无法保住自己的儿子和妻子,需要依仗苏宸来办到。
    周嘉敏终于意识到了,皇姐夫的厉害,是他手里的权力和尊贵的身份,而不是他个人的能力。
    但苏宸的医术、才学、能力,都是他自己的,无人能比拟。
    只有跟这样的人在一起,才有精彩的人生,不枯燥无聊,经常见证各种奇迹发生。
    除了她之外,彭箐箐的眸光也是带着一种陶醉,因为这是他的未婚夫,他的光环越大,自己就越开心。
    永宁公主看向苏宸的目光,则带着一股欣赏,此等优秀的年轻男子,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江左苏郎,名不虚传啊!
    半个时辰后,苏宸熬制好了药,自己亲自喝下一碗,又让一名太监喝下一碗,证明汤药无毒后,端进二皇子的寝殿内。
    “由我来喂吧!”永宁公主提出建议,照顾人方面,男人还是不如女子,这是她的侄子,所以很上心。
    苏宸站到床边,微微点头,把盛放汤药的翡翠玉碗递过去,里面是散着怪味的愈痫汤。
    接碗的时候,两人的手意外触碰了一下,苏宸倒没有觉得什么,但是永宁公主差一点脱手掉碗,那一瞬间的肌肤相触,对于这位久居皇宫待嫁公主而言,可谓第一次,这般直接面对一位年轻男子,心中猛地悸动了一下,如过电一般。
    但永宁公主赶忙掩盖掉了自己的内心慌乱,让自己保持冷静,不要胡思乱想,暗忖自己堂堂一国公主,怎么会先紧张起来。
    转过身,永宁公主开始为李仲宣喂药了。
    有宫女负责帮扶二皇子的身子,让他能够顺利服下汤药。
    整个过程,牵扯了钟太后、李煜、周嘉敏等人的心,毕竟是她们的亲人。
    苏宸神色并不担忧,因为已经查明了毒素来源,就是蜈蚣毒,加入的剂量也没有那么大,虽然对二皇子造成了一些危害,但是经过他及时清肠清胃,毒素清理了不少,然后用了鱼腥草消炎药,也能对毒素进行压制,因此,病情还是能够控制的。
    当二皇子服药过后,没有出现过激反应,令众人都松了一口气。
    外面的天色已经渐渐黑下来,整个皇宫张灯,室内烛光通明。
    二皇子李仲宣似乎睡着了,安静不少,暂时没有抽搐,发作癫痫,也让钟太后、李煜、永宁公主等人,对苏宸的医术和汤药,增加了信心。
    苏宸朗声说道:“官家、太后,不必担心,草民今夜守在这里,照顾二皇子殿下,确保他听过今晚这一关,只要今晚不出事,明日再服用一次药,就能稳住病情,脱离生命危险了。”
    “那就好,有劳苏公子了。”钟太后说话愈发客气了,因为苏宸并非唐国臣子,出手救人并非当官本职,连太后都觉得,此事若能办成,治好了疼爱的皇孙,要封个官给苏宸当一当。
    苏宸有点受宠若惊,被太后如此客气礼遇,还是有点意外,拱手一揖道:“太后不必客气,能为二皇子治病,乃是草民福气。”
    钟太后摇头道:“不,是他的福气,若我这皇孙能病好了,就让他拜你为师!”
    苏宸有些吃惊了,做皇子的老师,不管有没有官职,但是身份和地位都会水涨船高了,一旦自己进士及第,就更名正言顺,拉近与皇族的关系了。
    在场其余人,也都露出了惊愕的表情,随后,转为对苏宸的敬佩之意,如此年轻的皇子老师,前途注定不可限量。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