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书网

字:
关灯 护眼
海书网 > 仙异诡道 > 第二章 李水逆

第二章 李水逆

    “该死,我不想回来啊!”李水逆等两人走后,拍打着床面,
    “我要修真,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该死啊!”李水逆面目狰狞的对着抱枕发泄,然后突然猛的停下,把抱枕翻了个面,温柔的抚摸。
    “对不起老婆,我不应该凶你的,打疼你了吧?我给你揉揉。”
    李水逆抚摸着抱枕上胡桃的脸颊,温柔的把他放在了电竞椅上。
    “乖,你在这里看动画片,我去办点事。”李水逆把胡桃抱枕转向电脑,上面播放着公主连接的动画,李水逆还贴心的检查了是否会自动转跳下一集。
    “好了,待会见,老婆。”
    李水逆对着胡桃抱枕亲了一口,朝房间门走去。
    咔嚓
    咔嚓
    “奇怪了,怎么打不开?”
    李水逆好像想到了什么一样,面色瞬间又难看起来。
    “老不死的,锁我门是吧!等我修仙回来把你们锁进来试试滋味。”李水逆就说昨天晚上他们俩为什么会来自己房间,原来是对门把手动了手脚,
    “还是我心软了,下不为例,你们再出现在我的房间事情绝对没有那么简单了。”李水逆一遍喃喃自语,一遍把电脑音量开到最大。
    “不让我出去!我就不出去了,我就不信你们能饿死我!”
    李水逆对着门缝大声喊,
    转头,他从床底拿出了一瓶茅台和一条中华,装进了不透明的红色塑料袋里。
    “老不死的,想不到你准备送人的东西在我这吧?”李水逆难得露出了笑容。
    他拿出螺丝起子,把防盗窗卸了下来,小心翼翼的跨出阳台,又把防盗窗拧了回去。
    二楼的阳台不高,说是阳台,实际上是隔壁楼一楼邻居的屋顶,并不属于李水逆家。
    但是这个高度李水逆也不敢直接跳下去,要是跳下去运气不好也得骨折。
    他拿出早藏在空调外机后面的绳索,系在了空调外机架子上,
    防盗窗不牢固,容易掉。
    把装有茅台中华的红色袋子打了个结系在身上,李水逆用绳子在自己身上围了一圈,防止失手,然后做了一个简易的动滑轮组,把自己缓缓降下去。
    一楼的那户人家在李水逆大楼的背面,是个死胡同,一般情况他父母也不会来这种地方,所以也不用担心绳子被发现。
    “小李啊,小心点,别老爬窗子,容易跌下来。”
    李水逆把身上的绳子解开,挂在晾衣架上,转头看这那位搭话的老太太。
    虽然是夏天,但身上穿着旧花棉衣,和头上的白头发一搭配,搁两里都能看出来这个是个老太太。
    “老奶奶,别告诉我爸妈。”李水逆难得态度软了一次。
    老太太满是皱纹的脸上不管是什么表情看上去都像在笑。
    “小李,你和你爸妈又闹矛盾了?还要逼的你要翻窗子,哪天我去和他们理论理论!作业不写就别写了,我小时可没那么多作业!年轻人就应该多出来玩玩。”
    老太太越说越激动,拐杖差点扶不稳,
    “别,不用了,万事和为贵,作业也不多,我很快就能写完。”李水逆扶稳了老太太,让她坐下,老太太有老年痴呆,他孙子也叫小李,和自己年纪一样,所以经常认错。
    “还是我们家小李懂事,不枉我小时候那么宠你,桃酥吃吗?”老太太心情突然又好了起来,拿着一盒崭新的桃酥,往李水逆手里塞。
    “好好好,我最喜欢吃桃酥了,您好好待着,多晒晒太阳,补钙,对治病有帮助,我出去上学了。”
    李水逆拗不过老太太接过桃酥,把她安置在门外的阳光躺椅上,自己带着红色塑料袋朝着小区后门走去。
    穿过两条街,到了一家烟酒批发超市,李水逆把红塑料袋打开,拿出了里面的白酒和中华。
    “收这些多少钱?”
    李水逆死死的盯着老板的眼睛,盯得老板心里发毛。
    “小朋友,私回收香烟是违法的。”老板把烟和酒推了回去。
    “别给老子废话,当我不懂是吧,我道上也有人!”李水逆一拍柜子,柜子上的玻璃差点被拍碎。
    “...”老板沉默片刻,拿起香烟和白酒,对着灯看了认真几分钟。
    “五百。”
    李水逆皱起眉头,
    “五百?一条中华就四百五了吧?”
    “爱要不要。”老板这时没软下来,态度很强硬。
    “最低六百!”李水逆力争。
    “五百五。”
    “成交。”
    李水逆拿到了五张红色和一张绿色的钱币,有了这些钱,他最近应该是不愁吃喝了。
    但是他还要干一件事情,去见梁娜。
    李水逆从口袋掏出一板子莫达非尼,兑着从烟酒批发超市顺来的一瓶子怡宝咽了下去。
    “关键时期可不能发作。”
    李水逆抹了抹嘴角的水渍,朝着最近的公交站台奔去,
    “梁娜,我一定要来见你!”
    为了赶上快要逃跑的72路公交车,李水逆堪比被枪指着的苏炳添。
    好在还是追上了。
    在李水逆的死命拍打下,师傅骂了一句还是打开了车门。
    “小伙子不要命了!快上来,大马路中间危险!”
    司机看路上没什么车,这才停下来,让李水逆有了上来的机会。
    李水逆了掏口袋,掏出来两个钢镚,塞入了投币箱内。
    公交车行驶十二分钟,第九站,市立第一精神病院到了。
    李水逆在不解的眼光下走出了车门。
    “娜娜,我来见你了,不知道你病情有没有好一点。”李水逆浑浊的双眼里充满了柔情。
    进入倒数第二排的第一间病房,一名皮肤白皙的女子正躺在病床上,出神的望着窗外。
    可是窗外被另一栋医院大楼挡住根本什么也看不见。
    李水逆没管这些,走到了梁娜身前,为她解开了束缚衣,死死的握住了她的双手。
    “娜娜!我来看你了,你看我给你带来了...桃酥,来吃一点吧。”
    李水逆想了想从红色塑料袋里掏出了一个铁盒子,里面正是老太太送他的桃酥。
    梁娜的头不在望向窗外,缓缓的掉过头来,看向李水逆。
    她娇柔的脸上作出了一个狰狞的表情,一把甩开了李水逆的手。
    “滚,我不想看见你!有多远滚多远。”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别想骗我做东京头牌 一世之尊 医仙谷打杂三十年,我白日飞升 德云:从大师兄开始崛起 末世:开局反签到 重生之收藏大玩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