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书网

字:
关灯 护眼
海书网 > 仙异诡道 > 第十一章 玄○

第十一章 玄○

    “爱你孤身走暗巷,爱你不跪的模样,爱你对峙过绝望,不肯哭一场,爱你破烂的衣裳,却敢堵命运的枪,爱你和我那么像,缺口都一样!”
    李水逆手机里《孤勇者》正在放着,
    洗脑魔性的歌曲在老太太简陋的房屋里回荡,李水逆正一边看抖音一边吃晚饭。
    “孙子,怎么样,好吃吗?”
    老太太期待的目光让李水逆不得不把手机划掉,开始夸奖她做的饭菜。
    “以后我要教她玩手机,这样她吃饭就不会一直看着我了。”李水逆被盯得发毛。
    李水逆光速吃完饭,哄走老太太后,继续躺床上刷手机。
    当他看到一个视频时,顿时眉头一皱。
    “儿子离家出走第三天,竟然带走了家里祖传玉佩!”
    李水逆已经开始发怒了,但是还死命忍着看完了视频,
    先生一个老妇人捂脸痛哭,大呼儿子不孝,
    然后镜头就来到了李水逆的房间里,
    之后他的父母巴拉巴拉他花了多少钱,又卖惨卖了一会,
    最后打算收拾李水逆房间里的玩偶之类的东西,把他的胡桃老婆准备拿去扔了。
    “老不死的!别动我老婆!”
    李水逆立马血压飙升,一把冲出老太太家,顺着绳子爬上去,卸开防盗窗,悄悄地钻了进去,
    他个性化的房间被收拾的惨不忍睹,他买的二次元画册,衣服,抱枕,被他便宜父母收拾到一个箱子里准备扔了。
    “该死!”李水逆看了一眼那个视频,90多w点赞,下期还直播扔李水逆东西。
    “那我恰米是吧,老不死的,我今天就让你们爆一爆金币,这么多天没玩原神,应该冲几个648补一下。”李水逆心里打着算盘,悄悄的潜入房间里。
    他抱起那个大箱子,朝着窗外送,
    “直播,让你直播,播个屁。”李水逆恶狠狠的说,
    搬完东西,他开始悄悄的打开门,进入客厅,
    找到他爸用来放钱的鳄鱼皮包,一般情况下他爸出门都会带着皮包,回到家才会放凳子上,
    从皮包里面抽出来八百米,又悄悄的放了回去,
    李水逆这才锁上防盗窗,沿着绳子爬了下去,当然,在这之前,为了防止他们通过这件事情发现自己是从窗口进来的,李水逆还贴心的把大门打开了。
    回到老太太家里,李水逆终于开始了干自己的主线任务,
    他把面前的丹壶经....扔到一旁,
    拿出手机,打开了原神。
    李水逆看着人物界面的胡桃,忽然想起来什么,放下手机,打开了那个被他搬来的箱子,从里面拿出了胡桃抱枕,
    “老婆,这些天受苦了,我本以为家父家母会好好待你,却想不到他们如此心狠手辣,等我修真大成,一定给你讨个说法。”
    李水逆把胡桃放在自己床另一边,幸亏老太太家有两张床,不然和一个六十多岁老太太共度良宵,他还不如去住桥洞。
    然后就是喜闻乐见的每日任务,主线任务,
    清完任务,李水逆这才心满意足的躺下,进入了梦乡,
    “水逆,我们结婚吧!”
    李水逆睁开眼睛,左边是胡桃,右边是梁娜,他们都穿着婚纱,
    伴娘是夏小暑和淼灵白,
    伴郎是丹阴子和李火旺,
    自己的父母正在地上哭着打滚,
    “儿子啊!我当初不该那么对你,你想玩原神你就玩吧!”
    “是啊!儿子,我们被鬼迷心窍了,都是我们的错!”
    李火旺站在大台上,穿着新郎装,无比气派,
    眨眼间,天空上挂满了炫丽缤纷的彩色烟花,
    “恭喜!李仙尊,新婚大喜!”
    台下万千群众喝彩,李水逆笑了笑道,
    “各位no必this拘谨,该eat eat,该drink drink”
    李水逆顿时被吓醒,自己怎么不会说话了,只会丹阴子的狗屁口音?
    喔,因为丹阴子在他旁边念叨,
    “my 徒弟,you 醒了,you睡的真long。”
    李水逆该高兴的是他被丹阴子同化的情况好了一点,又听出来是散装英语了,
    不高兴的是这个逼扰了自己的清梦,
    “师傅,不用一直盯着我,到时候我自己会去找你的。”
    丹阴子摇了摇头,
    “徒弟,上一次你被黑色h怪物袭击之后,观里一些人都意义不明的死了,伤口和玄阴一样,我怀疑是怪物跳掉了,我怕他袭击你,你昏睡又没有自爆之力,迫不得已只能盯着你。”
    李水逆认真的听着,他发现他只要认真听,丹阴子的话就会完全听得懂,不认真听,丹阴子的话就会变成....
    “哦,别提this些了,my good 徒弟,今天 me 要 go 额...teach 会,to open a sing会。”
    ...teach会是个什么东西?
    李水逆皱了皱眉头,又仔细想了想丹阴子用teach的词语环境,
    丹阴子曾经说过:
    “让小白teach你”
    teach=教
    teach会=教会
    ...
    李水逆想起来了,是几天前那个肥修女让丹阴子开演唱会,
    “师傅,你会唱歌?”
    “呵呵,no会,you唱,我stand in that。”丹阴子呵呵一笑很倾城,但是看的李水逆左眼皮直跳。
    “被发现了怎么办...”李水逆想要找借口,但是还是被丹阴子回绝,
    “my 拂尘 can 改变 you 声音 like me 一样。”丹阴子自信的甩了甩拂尘,
    “事no宜late,we go。”
    丹阴子一把抓住李水逆,另一只手挥一挥拂尘,
    “笤帚飞来!”
    一把用高粱糜子加上红绳编起来的黄色笤帚从天上飞了过来,正好停在丹阴子的手中。
    “来,徒弟,上笤帚。”
    丹阴子自己一跨,上了笤帚,李水逆被他一拉也坐在了笤帚上。
    “那个,师傅,我们不御剑吗?”李水逆弱弱的问了一句。
    “我会御剑,那你站在那?我抱着你还是你挂在剑上?”
    ......丹阴子说的好有道理,
    李水逆不情愿的抓抓紧笤帚,丹阴子一蹬地,笤帚就飞了起来。
    “啊!”李水逆看着逐渐缩小的地面,难免叫出了声,
    “sound什么,丢人!”丹阴子没管他,继续加速,
    那破笤帚堪比光轮2001,载着李水逆和李水逆,没一会功夫,就到了教会。
    教会的名字有点中文化,但是李水逆还是看得出来是教会,
    安拉庵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热门推荐
别想骗我做东京头牌 一世之尊 医仙谷打杂三十年,我白日飞升 德云:从大师兄开始崛起 末世:开局反签到 重生之收藏大玩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