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文唐: 625 太子妃3

    “这一家是谁?你认识吗?”
    “不认识,从没听说过。”
    “没听说过才正常,京城官宦之家这么多怎么可能都认识呢。”
    “对对。”
    见到武则天母女,其她参加宴会的人的议论道。
    不怪她们孤陋寡闻,实在是李世民夫妻俩定下的标准就注定了她们不太可能认识武则天母女。
    身份层次太低。
    李世民夫妻俩不希望外戚太强,太子妃最好从家世一般的人家里挑选。
    被邀请来参加宴会的高门大户不能说一家都没有,但也只有寥寥几家,大多数都是七品到五品之间,标准的中层阶级。
    但不要因此就小瞧他们,这些家族大多都可以追溯到三五百年之前,标准的书香门第官宦之家。
    只是祖上没有出过顶级权贵或者没落了,家族势力不是很大。
    这种人家有底蕴培养出来的子女素质不差,又不用担心外戚坐大,非常符合李世民两口子的标准。
    熟悉每一个顶级权贵及其重要家属是混官场必备的能力。武士彟也属于顶级权贵,按说这些官宦家属应该认识武则天母女俩。
    但因为他被贬谪地方十余年脱离权力中心太久,这些家属认不出武则天母女也很正常。
    尤其是那些姑娘们才及笄的年龄,武士彟离京的时候还在襁褓里,更不可能认识武杨氏。
    所以她们还以为武则天母女也和她们一样来自某个小家族。
    直到有见多识广的说了一句:“这不是应国公府的武夫人吗?她怎么来了?”
    “应国公?”众人一惊,武士彟的信息顿时浮出脑海。
    “他不是太上皇的亲信吗?被贬谪在外十几年,怎么他的家眷也来参加选……宴会了。”
    “是啊,你们不会是认错了吧?”
    虽然没有亲耳听到,但众人的指指点点武杨氏和武则天还是清楚的感受到了。
    武杨氏什么风浪没有经历过对此不动声色,只是武则天毕竟年轻,被人这样指指点点心中难免不喜。
    “行出于众人必非之,要在京中活下来必须要学会忍耐。”武杨氏趁机教育道。
    武畅吸口气收敛情绪道:“谢娘亲教诲,我记下了。”
    然后两人就处之泰然的站在一旁,任凭她人指指点点。
    武杨氏没有去寻找熟面孔尝试加入她们,她知道自家远离权力中心太久了,想融入进去太难,还不如特立独行一些。
    她也清楚,这些人同样在勾心斗角,眼下之所以一起针对自己原因很简单,自己是新来的。
    等她们习惯了自己的存在,就没功夫针对自己了。
    大家都是竞争关系,每个人都是一个独立的圈子,每个人都是对手,没必要去讨好谁融入哪个圈子。
    再说自家女儿要是没有被选拔为太子妃,自己低三下四去讨好别人也没用。要是成为太子妃,就应该她们反过来讨好自己才对。
    反正一切都等最终的结果,现在搞那么多有的没的一点用都没有。
    但事情并没有如武杨氏所想的那样发展,或者说一开始确实如她所说的那样,大家对她们的新奇感很快就过去,话题开始逐渐转移。
    就在这个时候,不知道谁突然说了一句:“今天好像就多了她们一家。”
    此言一出嘈杂的人群一瞬间安静了下来,所有人的目光都转向了武则天母女。
    这……
    问题大了啊。
    那边武则天母女也察觉到事情不对,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自己好像成为众矢之的了。
    正坐立不安的时候,就听远处传来一声唱喝:“娘娘驾到。”
    所有人都顾不上琢磨别的事情了,连忙上前迎接。武杨氏和武则天也松了口气,跟在众人后面见礼。
    且说另一边,今天早上一起来李承乾就有种浑身不舒服的感觉,也不是生病怎么着,就是做什么都提不起劲儿。
    难道生病了?
    他暗自揣摩,但又不愿意因此叫太医过来医治。
    他这边要是喊太医过来,估计秒秒钟就惊动宫里。除非是真的有病他是不愿意轻易喊太医过来了,太劳师动众了。
    关键是不知道为啥,脑海里总是浮现出武二姑娘的身影,对他来说这还是第一次。
    让他有点心慌。
    这是咋了?难道这就是同学说的爱情?
    不可能不可能,她才多大的黄毛丫头啊。再说才认识三四天,怎么可能对她动心,肯定是哪里搞错了。
    李承乾不愿意承认自己居然会喜欢上一个刚认识的女子。
    尤其是他想到岳山曾经说过的一句话:所谓的一见钟情本质上就是见色起意。
    他认为这句话很有道理,所以就更不愿意承认自己会对一个刚认识的女子动心了。
    咱是正人君子,岂是那种见色起意的人。
    可是他越是不想承认那到身影就愈发频繁的出现在他脑海里,让他始终静不下心来。
    翻了一会儿书发现一个字都没看进去,他懊恼的把书丢在一旁,和自己怄起了闷气。
    就在这时他的贴身太监卓安一溜小跑的走进来,道:“大郎,宫里有消息了。”
    李承乾按捺住情绪道:“什么消息,让我几时进宫?”
    平时长孙无垢见过那些女子之后,会让李承乾去见一见,看有没有自己中意的,这次他还以为又是叫他过去参加宴会。
    卓安察觉到他的心情不好,小心翼翼的道:“不是让您进宫,是今天参加宴会的人又有变动了。”
    李承乾不悦的道:“这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哪次人员没有变动?”
    卓安连忙解释道:“不是……这次的变动很小……多了一家。是……是……”
    李承乾不耐烦的道:“多了谁值得你大惊小怪的。”
    卓安看了看他,才小声道:“多了应国公家的”
    李承乾愣了一下,似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追问道:“谁?”
    “应国公府武夫人和武二娘子。”卓安回道。
    李承乾不敢相信的看着卓安,再次问道:“你确定?”
    “确定,要是错了您砍了我的头当球踢。”卓安肯定的道。
    要是平时李承乾肯定会说,滚蛋我还怕你的头硌脚呢之类的话,但这次他什么都没说,而是发了好一会儿呆才脸色一变厉声道:
    “你们私下是不是又嚼舌头根子了。”
    卓安马上跪下,说道:“大郎,奴婢斗胆说几句,您这是关心则乱啊。京中有什么事情能瞒得过圣人和娘娘的耳朵,更何况您连续两天和武二娘子一起游玩。”
    “现在别说圣人和娘娘,估计消息灵通的那几位也都知道了。昨天清水候突然造访太子府,十有八九就是为了此事。”
    “而且奴婢刚刚打听到,昨天下午清水候去了一趟应国公府,今天武夫人和武二娘子就入宫了,这其中必然有联系。”
    李承乾气冲冲的来到卓安身前,一脚踹在他的肩膀上,怒道:“放肆,怎么和我说话的。”
    “哎呦。”卓安借着劲儿在地上滚了两圈,求饶道:“是奴婢放肆了,请大郎责罚。”但心中却松了口气,有这一脚就说明太子没有生气。
    “确实该罚,清水候去应国公府上拜访这么大的事情为何现在才告诉我?”李承乾道。
    “是奴婢的错,差点耽误大郎的大事。”卓安重新跪好,把所有的错都揽道自己身上,然后趁势转移话题道:
    “大郎说今天要回访清水候,我刚打听到消息他这两天住在侯府没有回书院。”
    太子怎么会犯错,错误只能是自己的。而且还不能一直抓着这个话题不放,必须要把话题扯到别的地方去。就当刚才的错误没有发生过。
    这才是一个太监的生存之道。
    “算你还有点用处,走。”李承乾起身就往外走。
    “大郎,先更便服。”
    “我以太子身份拜访,更什么衣,快跟上。”
    ……
    皇宫。
    长孙无垢的到来让所有勾心斗角的人都暂时收起了那些小心思,大家都很清楚在长孙无垢面前给别人使绊子就是自讨苦吃,还不如老老实实的只展示自己的优点。
    再说今天来的有二三十家,被选中的概率太小了,现在就搞脏手段没啥用还得罪人。真要搞小手段,起码也要等到最后阶段,只有两三个人竞争的时候。
    如此一来武杨氏和武则天终于松了口气,不用被大家针对了。
    然后她们就开始调整状态期待着和长孙无垢的交谈。
    只是长孙无垢并没有单独对哪个人表现出特别的兴趣,就是很正常的主持宴会和大家交谈。
    这让武杨氏有些坐不住了,看皇后这态度……不知道清水候的意见管不管用啊。
    武则天反而没有那么多想法,在见到长孙无垢的那一瞬间她脑海里只有一个想法:女子当如是,我必将取……
    就连她自己都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这可是辅佐李世民成为圣人的奇女子。而且长孙的权威不只是来自于李世民,还因为她掌握着皇商行。
    对皇商行来说,富可敌国已经不只是个形容词,那就是字面意思。
    一般人可能不知道,武则天偶尔听武士彟感慨过,去年皇商行的收入比大唐的岁入还要高三百万贯。
    尽管这其中有关中大灾的缘由,但这也是一笔恐怖的财富。
    一手掌握着这么大的一笔财富,谁敢不尊重她?
    纵观历史有如此权势的女人只有一个,吕后,就连逼得隋文帝不敢纳妃的独孤皇后都比不上。
    因为独孤皇后的权势来自于独孤世家,而皇商行是长孙无垢一手经营起来的,她靠的是自己。
    至于岳山的功劳,自然被大家给忽略了。
    这样一个奇女子,自己居然想成为她这样的人,太狂妄了。
    武则天自己都不得不用狂妄这个词来形容自己。
    但有些野心就是这样,没有被勾动的时候还好,一旦被勾起就如野草一般疯狂生长不受控制。
    不管将来能不能成为她那样的人,想追上她的脚步的第一步就是成为太子妃。
    这个太子妃,我当定了。
    武则天心下暗暗发誓。
    以前她想当太子妃是不想受到两位兄长的欺辱,但此时她的想法变了,是为了野心。
    长孙无垢表面上对谁都一视同仁,其实暗地里一直在观察武则天。
    能让自己儿子中意,又被岳山推崇甚至收为弟子,她不得不好奇。
    外表比较符合她的心意,生的美而不艳,眉宇间反而多了几分男儿的英气。
    这股英气让她想起了一个人,自家小姑子平阳昭公主。
    这位不会也是一位不爱红装爱武装的女儿家吧她忍不住仔细打量了一下这位小姑娘。
    恰在此时,那位小姑娘也向她看了过来,在那一瞬间她似乎从对方眼里看到了一丝……渴望?威胁?
    随即她暗自摇头,这怎么可能,肯定是离的太远看错了。然后朝小姑娘露出一个和蔼的笑容就转头和其她人聊了起来。
    毕竟今天的宴会是为了选拔太子妃,肯定要有考核之类的,很快长孙无垢就把话题扯到了主题上。
    “昨日读书看到一个字偶有所感,但总感觉有些意犹未尽,一时间又想不出更多的深意。所以想请诸位一起帮我思考揣摩一下,若有所得我必有重赏。”
    然后长孙无垢一挥手就有宫女拿出一个卷轴,展开后上面写着一个口字。
    口?
    这能有什么深意?大家眉头都皱了起来。
    知道表现的机会来了武则天也很兴奋,然而当她看到这个字的时候眉头也深深的皱了起来,同样陷入了苦思。
    倒不是想不出沾边的答案,问题是摸不透皇后的想法啊。
    ……
    清水候府。
    岳山和李承乾师徒郎舅俩面对面坐在一起。前者端起茶碗轻轻抿了一口茶,做出陶醉状。
    李承乾忍不住嘲讽道:“别装了,太假了。”
    岳山没有生气,笑呵呵的道:“以前你从不会用这样的语气和我说话。”
    李承乾也愣了一下,这才反应过来。
    是啊,以前他不管做什么事情都是一板一眼,即便看不过去也会保持礼貌。在任何人面前都是如此。
    岳山是他半个师父,他更不可能说这么不客气的话。
    今天自己这是怎么了?
    想到这里他马上补救……脸上浮出歉意的表情道:“抱歉,我……”
    刚开口就见岳山伸出食指在他面前晃了晃打断他的话,认真的问道:“累吗?”
    李承乾再次愣了一下,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岳山继续说道:“整天带着一副面具把自己的真实情感藏起来,累吗?”
    李承乾很想大声呵斥你扯什么淡,或者摘下面具诉苦,但十几年的教养让他选择了装作若无其事:“老师在说什么,我不懂。”
    岳山没有反驳,而是继续说道:“和武二娘子在一起是不是很轻松,终于可以摘下面具做真实的自己?”
    李承乾没有回答,而是冷冷的看着岳山。
    岳山继续说道:“这就是我为什么同意武二娘子入宫,你太压抑自己了,需要一个人帮你松松绑。”
    海书网 https://www.haishuwang.com